戰爭模式

俄、烏空軍對比及俄空中作戰能力觀察
瀏覽數
1499
2022.04.01
作者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舒孝煌 副研究員

俄、烏空軍對比及俄空中作戰能力觀察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舒孝煌副研究員
關鍵字: Su-27、Su-35、極超音速飛彈、俄烏戰爭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烏克蘭戰事持續至今,俄軍仍陷僵局,其中俄羅斯空軍似未在戰事中發揮關鍵角色。俄空軍不論戰機性能及數量均遠優於烏克蘭,且在戰事初期,烏克蘭空軍及防空力量即已遭壓制,俄空軍卻未在後續作戰中充分發揮戰力支援地面作戰,此令西方專家無法理解。

一、烏克蘭空中戰力遠遜俄軍


烏克蘭在蘇聯解體,1991年恢復獨立地位後,承襲前蘇聯軍事裝備,曾擁有世界第4大武裝力量,保留近400枚飛彈及核武,包括130枚SS19彈道飛彈、160枚SS24彈道飛彈、46枚SS-24飛彈;[1] 作戰飛機方面,包括43架戰略轟炸機(Tu-160及Tu-95)、241架戰術轟炸機(Tu-16、Tu-22及Tu-22M)、20架Il-78空中加油機,245架Su-24戰鬥轟炸機、80架MiG-25戰鬥機、260架MiG-29及Su-27,加上數量龐大的海軍及地面部隊。[2]

冷戰後美國推動預防性防禦政策,與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前蘇聯共和國合作,銷毀其境內戰略武器,避免其失控威脅國際安全,也避免這些先進武器售給中國。在美國協助下,烏克蘭銷毀包括Tu-160在內的戰略武器,僅保留原俄製Su-27、MiG-29、Su-24、Su-25等戰機,直到戰前僅餘不到百架,且因經濟等因素,近30年來幾乎未再改進或強化,僅進行極小幅度的提升,也缺乏新式電子掃描雷達、雷達主動導引飛彈、電戰自衛系統等技術,與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後持續改進的4.5代戰機如Su-30SM、Su-35等存在極大差距。另外,在西方壓力下,烏克蘭將Tu-22M、Tu-160及戰術飛彈報廢結果,使其也不具備對俄羅斯發動報復性打擊的能力。

直到戰前,烏克蘭空軍僅餘35架MiG-29、35架Su-27等4代戰機,遠低於先前的260架。雖然Su-27是性能優異的戰機,但烏克蘭空軍擁有的機隊中,缺乏先進的空對空武器,例如具雷達主動導引的R-77空對空飛彈,其雷達、航電及電子戰等,與俄空軍的技術差距至少25年;此外,其數量過少,以及因妥善率低而不得不停飛留置基地,不僅無法升空作戰,也使其遭俄精準武器壓制的機會大增。[3]

由於缺乏現代戰鬥機,烏克蘭嚴重依賴地面防空系統,然而其防空系統一樣過於老舊,完全由蘇聯時代防空系統組成,俄羅斯高度熟悉其性能、規格和弱點,並可運用電子戰手段予以致盲。烏克蘭長程飛彈仍使用前蘇聯時代的S200,2020年時還重啟S125系統,缺乏機動能力。[4] 中程及短程防空則以1980年代的S300飛彈及BuK-M1短程系統構成,S300並非為廣域防禦而設計,沒有多層防禦能力,態勢感知能力有限,其機動化情況不佳,電子反反制能力老舊,使其容易受到俄防空制壓武力的打擊,例如Su-34配備的反輻射飛彈。或是Ka-52及Mi-28攻擊直升機。[5]

另外,這些防空系統部分售予美國進行測試,BuK短程飛彈則出售給喬治亞,使其防空系統更形縮小。北約國家也仰賴飛機而非飛彈來強化其空防,這限制西方國家協助烏克蘭改善其防空系統的能力。[6]

在開戰之後,烏克蘭空軍迅速被壓制,部分戰機被擊毀於機場,或遭俄空軍戰機及地對空飛彈擊落。3月5日,烏克蘭空軍就損失4架Su-27,這些戰果可能是俄空軍戰機或部署在白俄羅斯境內的S-400飛彈所創,也可能遭俄最先進的Su-35戰機擊落。不過烏克蘭空軍仍有極少數戰機疏散至西部,3月13日,尚有一架Su-24被擊落。目前不知烏克蘭空軍尚殘存多少兵力,能維持多久。 [7]

烏克蘭長期使用俄製裝備,缺乏運用西方戰機的經驗,而且戰機除需要空、地勤人員操作外,也需要空對空及空對地武器、燃料、備份零件,以及可運用的機場來操作。目前除波蘭可提供28架MiG-29,對提升烏克蘭空戰能力意義不大,另前華約國家雖仍保有部分MiG-29,但多過於老舊、妥善率欠佳;美製或歐製戰機如F-16或A-10等戰機,烏克蘭應也不具運用能力。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曾呼籲包括加拿大在內的西方國家提供戰機,但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表示加拿大空軍無法提供可用戰機。美國認為提供戰機無濟於事,若俄空軍已掌握空優,使用防空飛彈恐是唯一可行之道。

二、俄無法充分運用空中優勢


冷戰後俄羅斯空軍持續進行戰力強化,已淘汰多數前蘇聯時代戰機,2010年以後進行令人印象深刻的裝備現代化,獲得約350架現代化作戰飛機,包括性能先進的Su-35S及Su-30SM,這些戰機大多駐紮於南部及西部戰區,烏克蘭在其作戰範圍內,且在戰前可能從其他地區調派一些單位前來增援。[8] 根據《全球飛行》雜誌統計各國空軍實力,2022年俄空軍擁有MiG-29及MiG-35(MiG-29改良型)240架、MiG-31各型共131架、Su-24共273架、Su-25共192架、Su-27、Su-30及Su-35等各型機350架、Su-34共125架,這些均屬4代戰機,俄羅斯首型5代戰機Su-57已訂購75架,戰前應仍未形成戰力。[9] 最令人矚目的應是Su-35S,以5代戰機技術為核心,採用Irbis-E被動相位陣列雷達、新一代的AL-41F發動機、分布式主被動雷達及光電預警系統、通用資料鏈、新式自衛系統,其航電系統、發動機推力、掛載能力均較前代大幅提升。[10]

俄羅斯自2月24日發動對烏克蘭軍事設施、防空系統及機場的空襲,以巡弋飛彈及彈道飛彈,摧毀烏克蘭主要陸基防空雷達,使烏克蘭空軍「失明」,並在主要空軍基地阻礙其空軍活動,也擊中烏克蘭S-300防空飛彈,這與西方發動戰事的節奏一致。在制壓烏克蘭防空能力後,接著應該是俄空軍大舉出動,展開大規模打擊行動,以摧毀烏克蘭作戰力量。[11]
2021年有報導預測,若俄烏開戰,俄羅斯空軍應會迅速掌握空優,並在數小時內對烏境防空陣地、機場、指管設施及其他高價值目標進行打擊,為地面部隊的推進鋪路。[12] 不過,俄烏戰事至今仍然膠著,俄軍仍無法獲致重要戰略成果。令西方專家不解的是,俄空軍雖較烏克蘭居於絕對優勢,卻未能在烏境掌握完全制空權,也未充分運用其空中資源支援地面作戰。西方國防官員發現,俄空軍在戰爭初期僅投入約75架戰機,原本認為至少應投入數百架飛機,顯然俄對空軍戰力運用十分謹慎,這使得即使戰事已進行20餘日,烏克蘭仍能有效反擊俄軍,其防空系統尚能運作,並威脅試圖為俄地面部隊提供空中支援的俄軍飛行員。西方專家指出,無法解釋俄空軍為何採行明顯的規避風險行為。


三、為何俄空軍表現不佳



西方專家也發現,俄空軍和地面部隊的行動明顯欠缺協調,許多地面部隊被派往在防空掩護之外的戰區作戰,這使俄軍暴露在烏克蘭軍隊的攻擊下,包括無人機及反戰車武器攻擊。美國空軍退役上將德普圖拉(David Deptula)認為,俄軍顯然發現協調多領域作戰並不容易。[13]

俄軍僅有在敘利亞的有限作戰經驗,而地面部隊缺乏空中支援,可能也與其空射精確導引武器(precision-guided munitions, PGM)不足有關。在敘利亞作戰時,俄空軍僅使用很少量的精準武器,大部分戰機仍在使用非導引炸彈或是火箭。另外,俄空軍的空中偵察能力也不足,衛星圖像顯示,以俄空軍雖空襲基輔西部Ozerne基地為例,都未擊中主跑道,也未阻止烏克蘭空軍繼續使用該基地。而由於俄空軍要以高高度避開短程防空武器,使用非精準武器也使其誤擊平民目標的機率大增。[14]

英國智庫「皇家三軍聯合國防研究所」(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 RUSI)專家認為,敘利亞戰事可能耗盡俄軍精準武器庫存,俄也缺乏協助戰場目標識別及標定的瞄準莢艙等配備,然而俄空軍戰機都具多功能作戰能力,應足以進行低高度的「防禦性制空」(defensive counter-air, DCA)或「攻勢性制空」(offensive counter-air, OCA)任務。[15]

RUSI報告指出,俄空軍戰機僅在烏克蘭空域執行有限任務,多在低空飛行,大部分時間在夜間,以儘量減少遭烏人員攜行式防空系統(man-portable air defense systems, MANPADS)及地面火力造成的損失。專家認為,這顯示俄空軍缺乏組織及計畫大規模空戰,規劃數十甚至數百架戰機進行空地聯合作戰的能力。 [16]

RUSI專家也認為,俄空軍可能對友軍誤擊事件無法有效防範,在協調空中及地面部隊的活動、為機動部隊實施空中掩護等協調能力極度缺乏;另外,俄軍飛行員每年平均100-120小時的訓練時數,低於西方180-240小時的標準,還另加上模擬器的訓練;而俄空軍也缺乏與北約相比擬的演習架構,如年度性的大型且規模複雜的演習,包括紅旗演習或北約老虎會(Tiger Meet)等,使得俄空軍飛行員缺乏組織大規模空中作戰的能力,難以在高度威脅空域中有效發揮戰力,並支援俄軍作戰及保護地面部隊。 [17]
目前俄空軍每天出勤次數約為200架次,由於普丁要求轟炸城市及基礎設施,至3月21日時似升高至300架次,但仍無法建立完全空優,烏克蘭的空中任務也有增加。[18] 美方專家也認為,俄空軍作戰表現有限的原因,可能包括俄官方說法仍是這是一項有限行動,因此不願動用空軍進行大規模作戰,並傳達地面部毋需空中支援也可作戰的訊號,萬一戰事升高,空軍仍可大舉出動阻止北約空軍,不過美方專家強調,這些推論並無證據可以支持。[19]


五、結論


俄空軍雖然戰機性能先進,但缺乏精準彈藥,只得依賴長程武器甚至極超音速飛彈,這限制其打擊烏軍地面作戰並支援俄軍攻勢的能力。俄空軍可能也缺乏大規劃作戰能力,烏克蘭防空系統仍能對俄空軍造成致命威脅,因此西方國家若能成功提供額外地對空飛彈,就無需冒險升高戰爭賭注,造成俄與北約的直接對抗。北約國家也擔心俄空軍是否保留先進戰機供對付北約或將在東歐進行下一步行動,因此也將先進戰機及防空系統部署至東歐,支持東側防空能力,嚇阻俄羅斯對北約邊境的可能威脅。[20]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