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模式

中國高空氣球的騷擾與應對
瀏覽數
2350
2023.02.08
作者
林柏州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林柏州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灰色地帶、美中競爭、高空氣球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在歷經數天的政治發酵,美國白宮2023年2月5日下令美軍將侵入領空數日的中國高空監視氣球(high-altitude surveillance balloon)擊落,並推遲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訪中行程。[1]事實上,高空氣球的軍事運用並不少見,兩韓、兩岸等均曾運用小型氣球進行政治宣傳、空飄物品,韓國文在寅政府2020年即立法限制民間類似行為,北韓領導人胞妹、勞動黨中央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金與正也曾對此怒控韓國投放新冠病毒。2021年9月,美軍在北歐亦舉行「雷雲」(Thunder Cloud)演習,由新成立的陸軍「第2多領域特遣隊」(2nd Multi-Domain Task Force)實施高空氣球、傳感器、打擊及遠程精確火力的新型作戰能力驗證,[2]藉以強化有關軍事作戰偵查、標定能力的韌性等。由於氣球抬頭可見,對人民心理構成的效果明顯而立即,政府的回應方式也會對民意產生直接影響。

典型「灰色地帶」活動的騷擾行為


中國官方針對此次事件的反應前後不一,先是3日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表示正在查證,後承認有「民用無人飛艇」,因為不可抗力因素誤入美國領空,將持續溝通並妥善處理的立場;[3] 5日遭美擊落後,外交部表達「強烈不滿和抗議」,指責美方「執意動用武力,明顯反應過度,嚴重違反國際慣例」; [4]同日,其國防部發言人譚克非批判美方以武力攻擊「明顯過度反應」,對此表達「嚴正抗議,保留使用必要手段處置類似情況的權利」,此一回應發言意圖欲蓋彌彰,也維持習近平一貫的「戰狼外交」姿態。

由於中國發展國防科技工業「軍民互通」由來已久,鄧小平在1982年提出國防工業要走「軍民結合、平戰結合、軍品優先、以民養軍」的道路,江澤民則要求國防科技工業應貫徹「軍民結合、寓軍於民、兩頭兼顧、協調發展」方針。胡錦濤也要求國防科技工業確立「堅持軍民結合、寓軍於民,促進軍民良性互動,協調發展」。[5] 2015年,習近平將其脫胎成「軍民融合」,並上升到國家戰略層級。在中國軍事科技發展歷程伴隨「軍民融合」的過程,雖然中國強調用於氣象科研,然其蒐獲氣象資訊在戰時亦為重要作戰情報,端視操作者運用設定。

對於高空氣球的軍事運用,中國解放軍院校學者研究即有心理宣傳、航路威脅、投放炸彈、誘騙助偵及偵查監視等多重功能。[6] 對照近年中國經常以民間活動為包裝,對周邊國家行騷擾之實,實屬具有惡意及軍事效果的「灰色地帶」(gray zone)活動,無怪乎外界以此作為指控。且根據中國樣版宣傳模式,成則嘲諷美國空防管理薄弱,讓外國航空器「如入無人之境」;敗則以民用、實驗飛行掩飾,譏笑美國小題大作,無論如何都是認知作戰、政治作戰或宣傳戰的素材。若此一高空氣球處在測試、驗證階段,大可廣示試飛訊息,中國外交部將該航空器定位民用、科研「無人飛艇」,僅在淡化軍事運用的敏感性,惟1961年成立的特種飛行器研究所,長年研製各類水面飛行器和浮空飛行器(繫留飛艇、對流層飛艇、平流層飛艇等),即強調堅持「寓軍於民、軍民結合」發展路線,毫不掩飾軍民資源互通共享的發展理念。

可應對的軍事手段


根據中國學者的定義,所謂高空氣球指在臨近空間飛行的無動力浮空器。臨近空間(near space)為距離地面 20至100公里之間的空域。[7]鑒於運用高空氣球應付敵對國家屬成本低廉,效果翻倍的手段。當一枚高空「民用」飛行器侵入他國領空,除難以運用高射炮、近迫武器等地面防空系統擊落,球體採複合材質製成,在酬載裝備不明的條件下,更難以預估對地面居民財產可能造成的損失,基於諸多不確定因素,對於各國都是國安應對的難題。1997、2017年中國部份地區即兩度發生時間不等的空飄事件,對電子通訊均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擾。中國國內部分地區如哈爾濱在2020年5月即印發通告禁止在全市行政區域內施放氫氣球。[8]

根據美國《國防部指令4540.01(2015)》(DOD instruction 4540.01 (2015))規定,美國軍用飛機與飛彈的發射,皆需適當地考慮所有空中與地面交通安全狀況,須遵守「合理的警告程序」(reasonable warning procedures),擊落前的警告意在排除誤闖、失控或其他不可抗因素。[9]此次美國空軍出動先進的F-22戰機執行擊落任務,其他諸如導能(directed-energy weapon)武器將是未來可考慮的方向。

本次中國雖宣稱高空無人飛艇「屬民用性質,用於氣象等科研」,但施放前並無公告飛行路線或範圍,直到侵入他國領空遭偵獲,卻又兩手一攤稱其為民用,遭美國以侵犯主權、避免造成平民安全為由擊落,[10]中國竟還表達「強烈不滿和抗議」,這種作法除反應中國未在事發前對受影響國家主動提出說明,該外交部僅指責美國未遵守國際慣例,不提自己是否善盡國際責任,可說是為習近平「新型國際關係」做出嶄新詮釋,更可能影響未來美中關係進展。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