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區域

近期北韓對南與對外動向之觀察
瀏覽數
2587
2024.04.16
作者
증명사진 임지호_0
國家安全研究所 林志豪 助理研究員

近期北韓對南與對外動向之觀察

關鍵字: 韓半島、韓國、北韓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北韓於2024年3月18日在平壤市郊發射3枚疑似「KN-25」短程彈道飛彈,飛行高度最高約為50公里,飛行距離最遠約為300公里,[1]往韓半島東北部方向飛行,最後落點靠近日本的排他經濟海域外圍。之後於4月2日在平壤市郊發射新型極超音速飛彈,首次對外公開型號為「火星-16B」,[2]並對外宣稱已完成戰略武器的固體燃料化、彈頭操控化、核武器化等多項重大目標。[3]

北韓在積極發展極超音速武器的同時,對外活動也漸趨頻繁,外務省副相朴明浩於3月10日率團訪問蒙古,討論國際事務合作;[4]教育省、文化省、對外經濟省等內閣單位高層也先後組團訪問俄羅斯;朝鮮勞動黨國際部長金成男於3月21日率團進行為期13天的國外訪問,先後訪問中國、越南、寮國,會見當地黨政高層。朝鮮勞動黨副部長金與正於3月25日首次對外公開向日本提議舉行朝日高峰會。[5]俄羅斯對外情報局長代表團於3月24至27日訪問平壤,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趙樂際於4月11至13日訪問平壤。[6]

北韓近期試射飛彈的背景因素


從時間點來看。這是金正恩於1月16日宣布重新定義南北關係,視韓國為主要敵對國家之後,所進行的飛彈試射。而選擇此時段可能是考慮到外部因素,譬如韓國與古巴建交(2月14日)、中國兩會(3月4-5日)、韓美自由護盾聯合軍演(3月4-14日)、俄國總統選舉(3月15日)、布林肯訪韓(3月14-20日)等因素。為了避免與主要盟國的政治行程撞期,激化區域局勢,因而選擇在此時試射飛彈。

北韓從2021年9月以來,往往選擇在韓美聯合軍演期間發動對應的軍事挑釁。北韓於3月18日也就是韓美「自由護盾聯合軍演」結束之後發射飛彈,可能原因在於美國並未派遣核動力攻擊潛艦或戰略轟炸機參與演訓。但北韓於4月2日發射極超音速飛彈的時候,韓美日正在濟州道東南方的韓日防空識別區(ADIZ)重疊區域進行聯合空中訓練,當時美軍的B-52H也參與其中。[7]

不過,隨著韓美首次完整公開韓美特種部隊聯合執行夜間斬首任務的訓練過程,對北韓採取不同類型的嚇阻作為。[8]在這之後,金正恩開始密集公開視察前線作戰部隊和戰略單位,其中也包含了動員數個師級部隊聯合進行的「大聯合部隊」演習。從他近期的部隊視察紀錄當中,可發現多款新型戰略武器。為了能夠制衡韓國的三軸體系,研判今年應會持續進行新款極超音速飛彈或反艦飛彈相關試驗,同時持續維持或擴大對俄羅斯的武器輸出。此外,韓國於4月8日在美國發射第二枚軍事偵察衛星之後,預期北韓將配合國內重大政治行程,發射新型衛星火箭、彈道飛彈或實施大規模軍演等對應作為。

「對敵作戰」全面取代「對南統戰」


「過去長期以來,北韓的對南(韓國)統戰方式,類似中共的三戰(心理、輿論、法律),搭配軍事侵擾,深化韓國內部社會對立,實施「南朝鮮革命戰」的戰術方針,完成「民族自主統一」。然而,隨著南北韓在各領域的落差逐漸擴大,以北韓立場而言,2000年以後至今的歷屆韓國政府所提出的「統一外交政策」,實為經濟手段的「和統」或軍事手段的「武統」。在內部穩定的考量之下,北韓的對南統戰已逐漸改為守勢策略,本質上可能已有些許改變,但方式依舊未變,利用各種方式影響韓國內部輿情。

北韓長期以來對南實施統戰的主要單位是朝鮮勞動黨統一戰線部(統戰部)。北韓於2023年12月30日朝鮮勞動黨第八屆第九次中全會和2024年1月最高人民會議追認之後,開始陸續解編黨政機構的統戰單位,相關法案大部分也遭廢止(見下表)。而統戰部的統戰業務可能已改由外交單位主導,[9]情報業務可能整併至「文化交流局」,[10]由金正恩直接指揮。

至此,北韓已無任何公開的對南統戰單位,許多統戰網站和廣播媒體也被關閉,金日成和金正日時代相關的統一政策論述也陸續被刪除。這可能是因為過去的統一政策已難以符合現況,[11]因而改以較能符合現狀且能夠維持穩定的治理方針。從近期金正恩的公開言論來看,北韓已把統戰目標改為「完全佔領、平定、收復大韓民國領土」,[12]視韓國為「第一敵對國家」,而且是「敵對的國與國關係」。原有的「對南統戰」全面提升至「對敵鬥爭」[13],也就是「對敵作戰」的層面,整合外交與軍事,對韓國進行輿論戰[14]與心理戰[15]。


「封南、敵美日、親俄中」的新對外戰略


韓國與古巴於2月14日宣布與古巴建交,[16]這對於才剛宣布南北敵對政策的金正恩而言,無疑是重大打擊。在這之前,北韓可能基於內部考量,減少駐外使館數量並縮編駐外人員,集中在傳統邦交國。由於古巴與北韓在理念和體制方面,都是名符其實的「兄弟國」,這是韓蘇、韓中建交之後,第三個對北韓影響極深的外交事件,北韓應該也是在這事件之後,開始採取積極的外交對應措施。

日前北韓與日本的檯面下協商可能就是基於此事件所進行的反擊,然而朝日兩國始終無法在人質與飛彈問題取得任何共識,[17]未來在短期之內,也應難以藉由朝日關係,突破韓美日三角共助關係或韓國的外交攻勢。

不過目前因為台海問題和俄烏戰爭的關係,韓國與中、俄關係停滯不前,這可能也讓北韓有機會改變現況,藉由跟隨中、俄兩國的外交立場[18],提升朝俄戰略合作層級,恢復朝中高層交流[19],確保擁核和發展戰略武器的環境。

目前朝俄關係的互動明顯大於朝中關係,北韓在祝賀普亭連任俄國總統的時候,強調朝俄敦親睦鄰友好關係,即將「迎來轉折期」,正在昇華為「共同理念的百年大計之戰略合作關係」。[20]同時也強力批判韓美聯合軍演是觸發韓半島核戰爭的不穩定因素,認為美國為主的國際秩序和民主價值實際上是「霸權主義」的擴張。[21]

同時也為了徹底屏除韓國在各領域對北韓造成的不利影響,達成「封南」的目標。北韓或將開始積極改善與其他地區邦交國之間的關係,重新開放歐洲國家和國際組織人員入境,未來歐洲駐平壤使館應有機會重新運作,[22]使對外活動恢復至疫情之前的規模。





[1] 韓國聯參本部公布飛行距離為300公里,日本防衛省公布數據為350公里。 [2] 「火星-16B」(화성-16나),在北韓正式公開型號之前,已進行2次公開試射,外型類似中國東風17,並數次出現在閱兵典禮、國防展覽會、外賓訪問活動當中。北韓另外一款極超音速飛彈為「火星-8型」,兩者雖然外型類似,但「火星-16B」射程明顯較遠,並採用新型固體燃料引擎。 [3]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미싸일총국 신형중장거리극초음속미싸일시험발사에 성공〉,《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4月3日,http://www.kcna.kp/kp/article/q/afce7f7dbed19a4ea073506c749987c3.kcmsf。 [4]〈조선과 몽골 두 나라 외교부문사이의 상봉과 회담 진행〉,《외무성》,2024年3月12日,http://www.mfa.gov.kp/view/article/19472。 [5] 〈김여정 조선로동당 중앙위원회 부부장 담화〉,《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3月25日,http://www.kcna.kp/kp/article/q/0f4caa00e17ec55ab0dc1c21aa5f33cb.kcmsf。 [6] 〈'서열 3위' 자오러지 11일 방북…北국경개방 후 최고위 中인사(종합)〉,《연합뉴스》,2024年4月9日,https://reurl.cc/YVMaOO。 [7]〈미국 B-52H 전략폭격기 전개하 한미일 공중훈련 시행〉,《정책브리핑》,2024年4月2日,https://reurl.cc/K4yZQp。 [8] 從金正恩的談話內容也可以發現,金正恩對於韓美日的「軍事同盟化」持有相當大的敵意,他認為唯有發展包含核彈在內的多重嚇阻戰力,才可維持國家自主與安全。 [9] 目前與對南統戰業務關聯性較高的單位是外務省的「祖國統一局」,這是負責管理南北關係與對南政策的單位,也會與其他北韓黨政研究單位合作。曾擔任外務相的統戰部長李善權,可能會被納編至相關單位。〈북한 외무성, 통일전선부 흡수하고 대남정책 주도하나〉,《연합뉴스》,2024年1月2日,https://reurl.cc/YVgRra;〈北노동신문서 '우리민족끼리' 언급 올해 들어 완전히 사라져〉,《연합뉴스》,2023年8月17日,https://reurl.cc/4jkVRL。 [10] 「文化交流局」,原225局,朝鮮勞動黨主要專責韓國境內與境外活動的情報機構,由黨總書記直接指揮。〈국내 간첩망의 최상층 北 문화교류국의정체〉,《주간조선》,2023年1月29日,https://weekly.chosun.com/news/articleView.html?idxno=24128。 [11] 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時代(2023年為止)的對南統一政策是以「祖國統一3大原則」(1970)、「祖國統一5大方針」(1973)、「祖國統一全民族大團結10大綱領」(1993)為基礎,抵禦西方勢力介入,以自主統一為目標,實現民族大團結。 [12] 金正恩在第14屆第10次最高人民會議施政演說和國防省訪問演說當中,曾多次提及對南攻勢論述。〈경애하는 김정은동지께서 국방성을 축하방문하시여 하신 연설〉,《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2月9日,http://kcna.kp/kp/article/q/54da0897ea49c2f22ee28024ede46534.kcmsf。 [13]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최고인민회의 제14기 제10차회의 진행〉,《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1月16日,http://kcna.kp/kp/article/q/7b0b1636809101f1d6037b8727ff4da8.kcmsf。 [14] 〈평정선언〉,《21세기민족일보》,2024年1月16日,https://t.co/1lBHr1u0Rl。 [15] 〈괴뢰패당의 민간인사찰행위를 규탄〉,《로동신문》,2024年3月28日,http://www.rodong.rep.kp/ko/index.php?MTJAMjAyNC0wMy0yOC1OMDM0QDExQDBA7Jyk7ISd7Je0QDBAMQ==。 [16] 韓國與古巴的建交,最初應該可追溯至韓國前外交部長朴振,於2023年5月出席加勒比國家聯盟會議的時候,與古巴外交部長之間的閉門會談。 [17] 〈김여정 조선로동당 중앙위원회 부부장 담화〉,《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3月26日,http://kcna.kp/kp/article/q/573dbcfbcfd7792c99a4c7a470ad3626.kcmsf。 [18] 〈王毅接見朝鮮勞動黨黨代表團〉,《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24年3月23日,https://reurl.cc/qrxXo0;〈미국과 서방에 대한 환상은 우크라이나에 무엇을 가져다주었는가〉,《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3月23日,http://www.kcna.kp/kp/article/q/b9cc042ce362ca1802eab9288ee5545e.kcmsf。 [19] 俄烏戰爭爆發之後,北韓對俄羅斯的外交與軍事支持,是雙邊關係大幅提升的主要契機,但目前除了軍火貿易和協助發射衛星之外,雙方的合作空間實際上相當有限,因此北韓最近明顯試圖擴大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的互訪層級,積極促進普亭訪問平壤。 [20] 〈경애하는 김정은동지께서 로씨야련방 대통령에게 축전을 보내시였다〉,《조선중앙통신》,2024年3月18日,http://kcna.kp/kp/article/q/1f135bc1b964dc48e765eb639b21ae82.kcmsf。 [21] 〈제국주의자들의 “민주주의”제창은 패권야망실현을 위한것이다〉,《로동신문》,2024年3月17日,http://www.rodong.rep.kp/ko/index.php?MTJAMjAyNC0wMy0xNy1OMDIzQDExQDBA66+87KO87KO87J2Y66W8IOychO2VnCDshLjqs4TsiJjrh4zsnpDtmozsnZhAMEAx==。 [22] John Everard,〈북한에서 벌어지는 몇 가지 기이한 움직임〉,《중앙일보》,2024年3月24日,https://reurl.cc/bDLymo。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