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區域

第2次「日印2加2」會談重點及其戰略意涵之研析
瀏覽數
645
2022.09.14
作者
王尊彥
國家安全研究所 王尊彥 副研究員

關鍵字:日本、印度、2加2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9月8日,日本外務大臣林芳正和防衛大臣濱田靖一,以及印度的外長蘇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與國防部長辛赫(Rajnath Singh),在東京舉行日印第2次外交部長與國防部長(俗稱「2加2」)會談,會後並發表《聯合聲明》(Joint Statement Second Japan-India 2+2 Foreign and Defense Ministerial Meeting)(按:第一次會談於2019年11月30日在新德里舉行)。這也是今(2022)年7月日本自民黨贏得參議院選舉後,岸田文雄首相進行內閣改組以來,日本首次舉行與他國之「2加2」會談。

中國對台軍演結束迄今不滿一個月,同時俄國刻正舉行「東方—2022」軍演,印度亦派部隊參演,而且俄國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親赴演習現場視察,[1]故此時印度外長和防長突赴日本,舉行高度戰略性的「2加2」會談,頗受國際社會關注。本文依據日本政府公布之相關資訊,針對會談重點及其戰略意涵進行評析。

第二次日印「2加2」會談重點


綜合此次會談的《聯合聲明》以及日本防衛省公布的相關資料,會談議題大致分為四大領域:
一、 總論:確認兩國在雙邊、多邊、區域與國際情勢緊密合作;
二、 在印太地區之合作:
(一) 兩國均以實現「自由與開放的印太」(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FOIP)作為共同戰略目標,反對憑藉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主張基於國際法和平解決紛爭,以及尊重主權與領土完整、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秩序;
(二) 兩國支持前述「自由與開放的印太」構想、印度的「印度太平洋倡議」(Indo-Pacific Oceans Initiative, IPOI)[2] 以及東協主張的「東協印太展望」(ASEAN Outlook on the Indo-Pacific, AOIP)。
三、 雙邊安全合作:
(一) 兩國將持續推動雙邊和多邊定期演訓,包含:「達摩衛士」(Dharma Guardian)年度陸上軍演、「JIMEX」海上軍演(隔年舉行)和「馬拉巴爾」(Malabar)年度海上軍演等多系列演習,並致力儘早實施兩國戰機演訓;
(二) 兩國將持續討論武器裝備和技術之合作;
(三) 兩國均歡迎設置兩軍參謀本部間的磋商機制;
(四) 兩國歡迎兩國海警部門的合作;
(五) 兩國強化網路安全合作,並持續討論經濟安全議題;
(六) 日本表達檢視包含「反擊能力」在內之各種選項,並在5年內增加防衛預算以加強國防,印度對此表示支持;
四、 區域情勢:兩國針對烏克蘭、東海、南海、北韓、南亞等國際與區域情勢交換意見。

不言自明的防中意涵


《聯合聲明》雖未指明個別國家,但強調「以規則為基礎的全球秩序」、「尊重領土與主權完整」,以及反對「試圖靠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等立場,話鋒自是指向俄、中兩國。

值得關注的是,會談提及《日印物品勞務相互提供協定》,據該協定兩國軍隊可相互提供運補食物、燃料、彈藥等後勤服務。[3] 兩國可以相互使用對方之基地等軍事設施,尤其是印軍可使用日本在非洲國家吉布地(Djibouti)的防衛設施,而日本自衛隊則可使用位於印度在安達曼—尼科巴群島(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之設施。在中國透過「珍珠鏈」戰略在印度洋沿岸國家建立戰略據點之背景下,印日兩國此等合作實有與中國展開戰略性對抗的意義。

此次「2加2」會談也強調推動防衛裝備和技術上的合作。公開資料雖未說明,但隨著兩國裝備開發合作列入議程,推測日本迄今欲向外出口的裝備將有機會納入討論。例如,日本向印度促銷海上自衛隊使用之US-2水上飛機,該型機可從海上或陸地起飛,載重15噸以上,航程4,700公里,可執行海上救難、搜救與運輸。更重要的是,印度可運用該機強化其對海洋情況的掌握,除打擊海盜之外,更有助於偵察監視解放軍海軍在印度洋上的動態。[4]

再者,此次會談也觸及日印軍演議題,其中有關推動日印兩國戰機之演訓亦頗重要。事實上,2019年底兩國即有戰機聯演規劃,傳當時印方預定投入「蘇-30」(Su-30)戰機參演,惟後因新冠肺炎爆發而延期,至今仍未舉行。[5] 近年日中關係齟齬,日俄亦因俄烏戰爭而關係不睦,而中俄兩國均有使用該型戰機,故日本可透過與印國空軍聯演,進一步了解該型戰機之實際空戰性能。會談中也討論到關於成立兩國聯合參謀本部磋商機制的議題,其目標應係為強化今後兩軍聯演的協調與規劃功能。

對日、印兩國對俄關係之戰略意涵


眾所周知,印度在經濟面依賴中國程度高,武器系統則多購自俄國。自1972年美中關係破冰之後,印度在戰略上採取以俄國牽制中國的做法行之有年,這自然也構成印度在聯合國譴俄侵烏決議上投棄權票,以及派員參加俄國「東方—2022」演習等作為的重要背景。尤其演習範圍涵蓋日本宣稱擁有主權的「北方領土」,令岸田政府感到不妥,9月5日官房長官松野博一即表示遺憾,並稱對相關動向密切關注。[6] 在此情況下,印度外長與防長急赴日本,參加通常被認為具有高度戰略意涵的「2加2」會談,而且多數議題圍繞防衛合作(《聯合聲明》內容顯示,此次會談防衛議題多於外交議題),其實也不無安撫日本之效果。

對印度而言,俄國因侵烏戰爭而國力式微,近日逐漸顯露向中國靠攏之趨勢,未來印度「以俄制中」的意圖,恐越來越不易實踐。在此情況下,與持「抗中∕防中」立場的國家合作的動機,應是比過去較為強烈,而與中國對立難解的日本,顯然是值得新德里爭取的對象。

從《聯合聲明》的內容看來,此次會談未提及「四方安全會談」(QUAD)(按:第一次「2加2」會談中有提及),再加上也未點名批判中國和俄國,判斷此係為顧全印方立場。只不過,若未來中俄距離不斷拉近,料印度與日本等主要國家強化戰略合作的動機將持續增強。在印度眼中,比「中俄拉近距離」一事更需要警惕的問題是:被侵烏戰爭拖垮國力的俄國,今後是否樂意充當中國的次要夥伴(junior partner)?若是,那對新德里當局來說絕非福音,實質調整「不結盟」(non-alignment)外交政策的日子,恐怕也就不遠了。

雖然會後《聯合聲明》未顯示會談提及台海議題,然日本防衛大臣濱田在會談翌日的記者會上卻披露,印度防長辛赫在會談中,對近來的台灣情勢表達憂慮。[7]台灣與印度同享民主自由等普世價值,且我國向視中國為主要威脅,長期堅持主權立場而不妥協退讓,故理應是印度在對中戰略上重要的合作夥伴。台印兩國或可參考去(2021)年舉行的「台日執政黨外交防衛(2加2)意見交流會」的做法,展開類似的戰略對話,尋求在外交與安全領域強化交流的機會。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