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中亞

俄烏戰爭下的南亞軍售博弈
瀏覽數
1463
2022.05.09
作者
劉蕭翔列表圖
國家安全研究所 劉蕭翔 副研究員

俄烏戰爭下的南亞軍售博弈
國家安全研究所 劉蕭翔副研究員
關鍵字:俄烏戰爭、俄印軍售、印太區域、MMRCA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於2022年4月22日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會晤後發表聲明,表示雙方正推動去年商定的英印關係十年路線圖,並同意建立嶄新和擴大的國防安全夥伴關係。此不僅能為兩國建立更緊密的聯繫,亦能支持莫迪的「印度製造」(Make in India)政策。英國將制定對印軍售「開放性一般出口許可證」(Open General Export License)機制,以簡化程序並縮短交付時間。兩國未來將一起努力因應橫跨陸、海、空、太空與網路等領域的新威脅,並包括新戰機的技術合作。[1]

時值西方因俄烏戰爭而對俄制裁,英國除了響應國際制裁外,亦有意藉降低印度對俄國軍備依賴之名,為其軍備拓展國際市場。惟俄印軍事合作基礎深厚,復以俄製軍備在若干領域仍有優勢,英國短期內應暫時無法撼動俄印軍售,然而此仍為印度的軍備多元化提供新契機,並有利美國未來的印太戰略布局。

俄製軍備仍有優勢,英舉動宣示意味居多


俄羅斯於印度軍備進口份額占比近年雖然下跌,但從2011年至2021年間卻仍是印度軍備的最大供應者。俄國占比下跌固然與印度軍備進口多元化政策有關,但印度複雜冗長的武獲程序亦為軍備進口全面下滑的主因。俄印軍售過去十年簽署的合約雖已於2021年底完成,但仍有數件大型軍備等待交付,包括8套防空系統、4艘護衛艦與1艘核動力潛艇。其間即有當今世上地對空飛彈最遠射程,能攔截遠近高低任何航空器與飛彈,而讓印度甘冒印美關係惡化風險也要引進的S-400防空系統。

反觀英國在印度軍備市場並無一席之地,其近年的主要軍備出口市場亦集中於阿曼、沙烏地阿拉伯與美國。英國在2017年至2021年間雖是世界第七大軍備出口國,惟自2017年結束與沙烏地阿拉伯的大批颱風戰機(Eurofighter Typhoon)交付後,其出口與2012年至2016年期間相較即大跌41%。[2] 或許如此,強生才希望藉由與印度的軍事合作,為英國軍備打開印度市場大門。

俄烏戰爭不利俄軍售,惟英對在即的標案亦無影響


俄烏戰事進展不利對俄國軍備形象有一定的負面影響,而Su-35戰機被擊落更可能影響其未來在印度「中型多用途戰機」重啟標案(MMRCA 2.0)的競爭。[3]

在標案中,法國達梭疾風(Rafale)戰機受印度空軍青睞乃眾所周知之事,惟昂貴售價卻是其致命傷。反觀報價僅為前者一半的瑞典JAS-39E/F獅鷲(Gripen E/F)不僅擁有無需電子作戰機協助的先進獨立電戰設計,又具備迅速整補優勢,極可能異軍突起。另一號稱為F-16升級版的F-21美國戰機則有令印度卻步的考量,此即F-16亦為其宿敵巴基斯坦空軍主力。航電與電戰系統本即俄國戰機罩門,Su-35於俄烏戰事的失利雖可能使其出線機率更低,卻不代表英國有機可乘。

英印此次提及的新戰機技術合作應是此前就印度國產二代輕型戰機(Light Combat Aircraft Mark 2, LCA Mk2)未來引擎需求的開發合作,進而延伸至「先進中型戰機計畫」(Advanced Medium Combat Aircraft Program, AMCA)為印度空軍開發隱形與多用途的空優戰機。[4] 是故,在即的MMRCA 2.0標案並非英國重點,英國此際的介入亦未必能左右俄國戰機的競標或俄印其他項目的軍售。

印度軍備多元化牽動將未來印太格局


俄印軍事合作雖受俄烏戰爭與西方制裁衝擊,卻仍有其利基而不至於產生過大波動。例如印度空軍機隊即有八成為俄製戰機,[5] 此乃俄系武器為印軍主流裝備而不易大規模換裝所致。至於印度近期取消的48架俄製Mi-17V5運輸直升機訂單,則極可能為對美國施壓的交代。惟以不影響戰力的運輸直升機訂單換取在俄美間的平衡,對印度而言仍相當划算,何況印度辯稱此舉乃戰前所做決定,旨在推動其國防產業本土化亦相當合理。

著眼於未來的英印軍事合作,短期雖難立竿見影,然而英國的介入卻不啻為印度正推動的軍備多元化政策提供新選擇,其效應可能在未來逐漸浮現。反觀俄印軍事合作卻不斷遭受各方挑戰,消長態勢儼然可見。身為美國盟友的英國,未來若能拓展印度軍備市場,亦間接有利於美國印太戰略。畢竟印度軍備進一步的多元化即無異降低對俄系軍備的依賴,亦形同降低俄羅斯於此間的影響力,長遠來看亦有助於美國於印太地區的布局。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