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中亞

中國西邊有事:擊殺基地組織頭目札瓦希里
瀏覽數
4889
2022.08.15
作者
侍建宇 (封面)
國家安全研究所 侍建宇 副研究員
關鍵字: 反恐、基地組織、阿富汗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基地組織現任領導人札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於阿富汗喀布爾被美國無人機在七月底擊殺身亡。札瓦希里在1990年代帶領埃及伊斯蘭聖戰組織(Egyptian Islamic Jihad, EIJ)[1] 與基地組織合併,後來成為賓拉登的副手。賓拉登在2011年被美國狙擊死後,他接替成為基地組織的領導人。據報導,札瓦希里是阿富汗塔利班強勢派系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的「客人」,居住樓房為塔利班政府高級官員西拉傑丁·哈卡尼(Sirajuddin Haqqani)所擁有。美國拜登總統8月1日晚上,正式確認授權情報機構這次行動,兩枚地獄火導彈Hellfire R9X成功擊殺札瓦希里,並強調行動沒有傷害他的家人或其他平民。[2]

事件引起中亞與南亞區域國家極度關注,而中國至今可能仍縈繞在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事件,只由外交部發言人在8月2日記者會上,簡短回應印度媒體,認為「該打擊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開展國際反恐合作,不應該以損害他國的主權為代價。」[3] 其實此次斬首式的狙擊事件,對中國的西部安全影響深遠。

「斬首」方式


依據國際媒體分析報導,對基地組織現任頭號人物札瓦西里發動攻擊,所使用的無人機載運發射的地獄火飛彈主要是用來進行特定人員攻擊,鎖定斬首之用。飛彈架設鋒利的大型刀刃,本身並不攜帶彈頭。使用無人機前導螢幕上的瞄準支架,操作員可以使用雷射鎖定目標,導彈沿著雷射光路徑前進,用以直接擊毀與砍殺目標(如圖)。這樣的設計目的在刺殺人員,而非進行高強度爆破,避免傷及無辜的周遭人員。很類似中國古代傳說中的兵器「血滴子」,遙控遠距取人性命首級。

如果就像美國官方公布由情報機構主導攻擊,那麼發動攻擊的無人機應該就是MQ-9 Reaper死神偵察機。美國官方沒有說明無人機從哪裡起飛,MQ-9 Reaper掛彈滿載的作戰半徑約1,800公里,但美國在阿富汗附近地區現在沒有軍事基地。換句話說,無人機要不是運輸到附近機場組裝,再起飛行動,那麼就必須從更遠的美軍或北約基地,像是波斯灣、土耳其或歐洲盟國,先飛到阿富汗鄰國加油,再行起飛進行後續攻擊。美國沒有公布此次行動合作的國家,應該是擔心恐怖份子的事後報復。
圖片資料來源:《路透社》,https://reurl.cc/V1Dz0Z.

巴基斯坦成為「代罪羔羊」?


現在關於無人機起飛地點的猜測有吉爾吉斯、巴基斯坦,甚至印度。[4] 如果無人機從阿拉伯基地起飛,就必須穿越伊朗。如果從土耳其或歐洲盟國起飛,也要穿過大片中亞國家,那些區域都有俄羅斯軍事基地,難度不遑多讓,幾乎不可能。

巴基斯坦的媒體宣稱無人機可能是從吉爾吉斯起飛。[5] 無論真偽,都給人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受。中、俄兩國對吉爾吉斯在經濟與安全上的滲透與控制目前已經達到最高峰。[6] 在烏克蘭戰爭膠著,第四次台海危機爆發之際,要繞過這兩國來進行秘密軍事行動,可能性極低。

至於印度,過去幾年一直傳誦將向美國採購30架MQ-9 Reaper。前兩年印度海軍開始租賃兩架MQ-9B Sea Guardians。再加上基地組織2014年正式成立「印度次大陸分部(AQIS)」,威脅在南亞建立一個伊斯蘭國家。威脅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安全,吸收克什米爾人,於是似乎也不能排除印度配合這次行動。再加上今年十月美國將在中、印爭議的「實際控制線(LAC)」邊界附近進行軍演,[7] 兩國關係似乎也不是如外界想像的冷淡。只要是攸關國家安全相關的事務,印度應該都會配合美國有所作為。

於是巴基斯坦似乎變得最有嫌疑。儘管實情未公開,但是印度媒體批評最多。[8] 札瓦希里曾經1980年代就前往巴基斯坦——阿富汗參與「反抗蘇聯的聖戰」。美國於2021年8月撤出後,札瓦希里重回阿富汗,與當年賓拉登在巴基斯坦避風頭的情況極為相似。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與阿富汗塔利班的關係淵遠流長。再加上狙擊札瓦希里前數天,巴基斯坦陸軍參謀總長Qamar Javed Bajwa被授權與美國中央司令部司令Michael Erik Kurilla通話討論未來國防安全,以及尋求國際貸款合作事宜,[9] 令人不得不起疑。而且狙擊發生後,巴基斯坦外交部的聲明非常溫和,只宣稱巴國堅持根據國際法和聯合國決議打擊恐怖主義,令人玩味。

巴基斯坦願意與美國合作的動機包括:

1. 巴基斯坦經濟極差,等待國際貨幣基金的貸款。前總理伊姆蘭汗的政府與美國及其盟邦關係異常惡劣,內政又管理不善。現任政府極欲與外界修好關係,尋求協助。[10]

2. 巴基斯坦過去和美國之間曾經協議,可以使用空中走廊往返阿富汗。無人機飛越巴基斯坦領空,然後進入阿富汗對喀布爾進行襲擊。很可能這個協議再次生效,同時還有進一步不為人知的反恐合作。[11]

3. 阿富汗塔利班搓合巴基斯坦與巴基斯坦塔利班(Tehrik-i-Taliban Pakistan, TTP)進行和談,進展並不順利,依舊從阿富汗跨界進入襲擊巴國安全部隊。

阿富汗的未來——復仇殺戮的伊斯蘭主義即將再起


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威脅在過去一年穩步升高。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的報告,[12] 伊斯蘭國呼羅珊組織(IS-K)在美國撤軍前就已經約有1,500到4,000名戰士。IS-K四處衝擊並向阿富汗塔利班安全部隊開火,同時極力吸收新成員鞏固地盤,甚至對阿富汗北方鄰國塔吉克與烏茲別克發射火箭襲擊。基地組織則與現在阿富汗塔利班政權關係密切,互相支援。札瓦希里被狙擊前,喜歡在陽台上消磨時光,看得出放鬆警戒心,基地組織成員在阿富汗頗為自在。

美國這次的狙擊等於直接翻開過去一年阿富汗看似平穩的假象。阿富汗塔里班政權其實並不「反恐」,多哈協議形同廢紙,中國與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各種外交動作與會談,只是形式與表演。但是與過去相比,美國的反恐戰力目前在中亞與南亞這個地區其實孱弱。美國在卡塔爾有一個遠距反恐小組,來負責監控阿富汗。那裡的空軍基地應該是通過巴基斯坦領空對阿富汗進行無人機情蒐。[13]

儘管中國要求阿富汗塔利班管制境內維吾爾伊斯蘭武裝份子,但是情況應該並不如預期。以目前阿富汗混亂的局勢,如果這些維吾爾武裝分子不受管制或越界,對過去數年新疆「再教育營」政策進行報復,2023年新疆再次出現武裝攻擊或炸彈行動,其實並不令人意外。聯合國安理會的報告也指出維吾爾武裝分子的據點不減反增。他們與IS-K、[14] 基地組織,以及巴基斯坦塔利班組織(TTP)保持密切聯繫,並且與塔吉克武裝分子友好,依然盤踞在阿富汗巴達赫尚地區,位於阿富汗、塔吉克、中國邊界交界處。[15] 而且人數不斷增加,並且傳出敘利亞的維吾爾武裝分子今年已經開始陸續轉進阿富汗。

如果札瓦希里真的是阿富汗塔利班激進派系哈卡尼網絡的「客人」,又在他們的地盤上被害,根據榮譽守則,寇讎必報。而且基地組織新接班的領導人也必須趁此立威,加上各個伊斯蘭主義派系爭奪地盤,頗有山雨欲來,區域與全球伊斯蘭主義再起之勢。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