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俄欲於白俄部署戰術核武恫嚇成分居多
瀏覽數
870
2023.03.30
作者
劉蕭翔列表圖
國家安全研究所 劉蕭翔 副研究員

關鍵字:俄烏戰爭、核嚇阻、戰術核武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3年3月25日,俄羅斯總統普欽(Vladimir Putin)向《俄羅斯24》(Россия 24)國營電視台表示,俄羅斯將應白俄羅斯要求,於其境內部署戰術核武,一如美國長期以來在其盟國領土上的作為。普欽強調,美國將戰術核武部署於德國、土耳其、荷蘭、比利時與義大利這些歐盟與北約國家境內,幾十年來一直如此。為此,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將在不違反不擴散核武國際義務下如法炮製。俄羅斯已協助白俄重新裝備10架能攜帶戰術核武的戰機,並已將可攜帶戰術核彈頭的伊斯坎德爾(Iskander)飛彈系統移交給白俄。從4月3日起,俄方將開始進行相關人員培訓,並將於7月1日前完成白俄境內戰術核武特殊儲存庫的建設。普欽又強調並不打算將戰術核武控制權轉移給白俄,一如美方並未轉讓給盟友。[1]

普欽之舉不僅涉及俄國核嚇阻理論的調整,還有悖於其2021年12月提出的《俄美安全保障條約》(Treaty between the Russian Federat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on Security Guarantees)草案立場,更是俄烏戰爭鏖戰年餘來最明顯的核訊號之一。如此大動作主要針對英國考慮援助烏軍貧鈾穿甲彈而來,蓋此將極不利俄軍戰車後續與烏軍的對決。惟細究普欽的說法,俄方擬於境外部署戰術核武之舉,現階段恫嚇西方陣營的成分居多,未來發展仍得視俄烏戰爭戰況而定。

俄烏戰爭失利迫使俄調整其核嚇阻理論


俄羅斯若真的在白俄羅斯部署戰術核武,將是其自1990年代中期以來首度於境外部署核武。此不僅涉及俄國核嚇阻理論的調整,更有悖於其對烏「特別軍事行動」前與美國交涉的立場。

俄羅斯向來自詡其不像美國為了追求本國的絕對安全,而無視他國的安全保障。曾任俄羅斯總統府轄下俄羅斯戰略研究所所長首席顧問的科津(Vladimir Kozin)即指出,俄羅斯的核嚇阻是防禦性的,僅對侵略者進行反擊,亦無先發制人與預防性打擊;嚇阻對象也不包括無核武國家與未參與《不擴散核武器條約》(Treaty on the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 NPT)的國家;俄羅斯自1994年起所有的戰術核武皆部署於境內,也僅運用境內反彈道飛彈系統支持核嚇阻。反觀美國卻是進攻性、先發制人與預防性打擊的核嚇阻,在任何時候對任何國家進行無差別打擊,在境外和北約盟國前進部署戰術核武,更運用全球反彈道飛彈系統支持核嚇阻。[2]

儘管俄羅斯認為美國於波蘭與羅馬尼亞部署陸基神盾系統(Aegis Ashore)之舉破壞歐洲戰略平衡,俄羅斯卻仍堅守前述的防禦性核嚇阻原則;在俄烏戰爭前夕,俄羅斯也仍在對美安全保障提案提出「不在境外部署核武」要求,欲以此作為交換條件。如今俄羅斯一改以往態度,打破近三十年來不在境外部署核武的原則,顯然與俄烏戰爭戰況不利有關。

俄現階段恫嚇對方居多,後續仍待觀察


普欽不諱言於白俄部署戰術核武與英國擬援助烏克蘭貧鈾穿甲彈有關。普欽指責在戰爭中使用貧鈾穿甲彈違反正常邏輯,蓋貧鈾穿甲彈具放射性,將導致疾病與破壞環境,更可能造成種族滅絕,然而普欽將貧鈾穿甲彈與核武連結,並擬以部署戰術核武反制烏軍使用貧鈾穿甲彈之舉,卻也遠超過比例原則。與其說普欽擔憂貧鈾穿甲彈可能讓俄軍種族滅絕,毋寧說普欽真正擔憂的是,貧鈾穿甲彈絕佳的穿甲能力搭配西方後續援助的高性能戰車,將對俄軍戰車部隊造成無法想像的災難,而隨之而來的更可能是烏軍陸續收復失土的噩夢。此即普欽為何大動作於白俄部署戰術核武之故。

儘管普欽信誓旦旦,更訂出落實部署的期限,然而從其反覆不斷強調所作所為皆比照美國之說觀之,其顯然在強烈暗示:俄羅斯一切作為均效仿西方陣營軍援烏克蘭之舉,反之若西方中止對烏軍的相關援助,俄方亦可能對應作出調整。蓋以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地緣上的鄰近,普欽於白俄境內部署戰術核武,與部署於俄國境內實無太大區別,更遑論俄軍極音速飛彈目前擁有穿透西方飛彈防禦網的實力。美國也不會因為俄國在白俄部署戰術核武,而撤出目前在盟國的核武部署。故普欽此舉充其量是以對白俄「軍援」戰術核武,類比西方陣營對烏克蘭的軍援,而且現階段仍是恫嚇西方的成分居多。

對於普欽的恫嚇,美國安會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指出目前並無任何跡象顯示普欽履行其承諾,也沒有任何核武轉移至白俄,更無讓美國調整戰略核態勢的狀況;北約雖然指責普欽的言論危險又不負責任,而且對美國海外核武部署的描述有誤,卻口徑一致地強調並無對應調整自身核態勢的需要;歐盟也表態或將進一步對俄制裁;烏克蘭則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呼籲西方大國反擊普欽的核訛詐。西方陣營目前顯然刻意冷處理,而未隨普欽起舞。

俄烏戰爭戰況仍是主導後續情勢變化的最重要變數。按普欽所言的時程,俄羅斯於白俄部署戰術核武顯然緩不濟急,未必趕得上烏軍後續策劃的大反攻,惟俄軍真要運用戰術核武,其不須於白俄部署亦可用之。故真正應關切的並非普欽在白俄進行核武境外部署,而是他是否會孤注一擲地使用戰術核武。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