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區域

2023年香格里拉對話的美中交鋒
瀏覽數
2809
2023.06.08
作者
林柏州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林柏州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美中競爭、台海安全、聯盟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英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IISS)主辦「香格里拉對話」(The Shangri-La Dialogue)於2023年6月2至4日舉行,會議規劃網路與科技競爭的安全意涵、亞太軍事能力發展的挑戰、區域核武問題、平衡亞太小邊主義(minilateralism)及「東協中心地位」(ASEAN Centrality)、管理歐洲大西洋及亞太安全、印度洋的防衛合作等6項主題,雖有多國國防及外交首長出席與談,不過圍繞著美中戰略競爭的大國關係、俄烏戰爭、台海和平等議題,仍是會場內外各方關注焦點。

美國矢言維護國際秩序:擴展新友誼與深化舊同盟


自2002年舉辦首次「香格里拉對話」以來,歷來都是各國國防、外交部長互動溝通的重要平臺,主要國家國安首長的演講也是對外闡述政策的主要場所。出席對話的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Austin III)以自由、開放和安全的印太區域願景作出發,強調區域關係應植基於尊重主權、遵守國際法、透明和開放、商業與思想自由、人權與人性尊嚴、各國平等、和平對話解決紛爭而非脅迫或征服等原則,並舉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為例,強調大國若肆無忌憚武裝侵入他國將危及全球安全。

奧斯丁指出美國積極擴展新友誼與深化舊同盟(forged new friendships and deepened old alliances),透過強化嚇阻、預防衝突,並捍衛保護所有國家的秩序與規則。他細數近期美澳日菲、「四方安全對話」(QUAD)及澳英美夥伴(AUKUS)等逐步擴展安全合作的成果,支持「東協中心地位」與其印太願景的努力,肯定日本歷史性的安保變革與軍事投資,也讚揚日韓和解促進合作讓整個區域受益。此外,宣示美軍將增加在澳洲輪調部署,對整個印太區域軍事態勢與存在進行分散、敏捷及彈性部署,同時美國也將進行大膽科技投資。

在台海議題,美國則致力於維護台海現狀,依循「一中政策」及履行《台灣關係法》義務,對台政策一貫而堅定,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他兩度強調,「整個世界」都有責任維護台海的和平穩定,因為攸關商業運輸及全球供應鏈安全、全球航行自由,[1]警示各國對於台海衝突具有的毀滅性不應存有任何誤解。

中國重提「全球安全倡議」:空口白話、言行不一


反觀中國國防部長李尚福在會中演講則重提「全球安全倡議」,倡言為實現世界持久和平與發展貢獻中國智慧,為解決當今安全困境提出可行舉措。根據2023年2月公布的概念文件,此倡議旨在消弭國際衝突根源、完善全球安全治理,實現世界持久和平與發展,呼籲遵守聯合國憲章、重視各國合理安全關切、對話協商以和平方式解決國家間的分歧和爭端,[2]但觀察中國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北韓核武、南海等紛爭的外交作為,似乎連北京亦未遵守此倡議所提之原則。

李尚福質疑所謂「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不知規則為何,誰所制定,實際上他國卻大搞例外主義和雙標。他也運用近期中國官員經常使用的冷戰思維、單邊主義、陣營對抗、霸權主義及強權政治等關鍵字闡述中國外交觀點,疾呼反對干涉他國內政、尊重他國戰略自主及發展權利等。[3] 不過中國經常藉口維護領土主權,動輒以武力威脅他國;2021年修訂《統戰工作條例》加大海外統戰工作力度,實則干涉他國內政;設立海外警察站施展長臂管轄等,絲毫未覺自身言行不一才是動搖國際安全與和平的根源。無怪乎李尚福對台議題首先強調台灣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中國的內政,台灣是中國的台灣,「如何解決台灣問題由中國人決定」,重申不會放棄以武力統一台灣等立場。雙方從外交理念、策略到台海議題你來我往,立場殊異。

新型美中關係:外交維持溝通、軍事「以鬥逼和」


同一時間,國際媒體聚焦美中另一場紛爭。中國「蘇州號」軍艦6月3日切入航道危險攔截正於台灣海峽公海巡弋的美軍「鐘雲號」(USS Chung-Hoon, DDG-93)驅逐艦、加拿大海軍「蒙特婁號」(HMCS Montréal, FFH-336)護衛艦。[4]無獨有偶,中國「殲-16」戰機5月26日即橫切攔截美軍RC-135偵察機,[5]類似事件層出不窮。奧斯丁對此提出批評,並對中共機艦在海上或國際空域的危險操作及數量驚人的危險攔截(risky intercepts)示警,明確表明美國不尋求衝突或對抗,但不會坐視欺壓或脅迫行為。李尚福在會中抨擊一些大國推動「印太戰略」、意識形態對抗,試圖推進「亞太北約化」,渲染衝突對抗,只會讓亞太陷入到分化;呼籲美中關係發展應遵守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三條原則,「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從軍事操作來看,中國雖然呼籲美中合作,但卻持續加碼「鬥」的力道。

軍事上續鬥,美中外交財經首長會面則持續進行。2023年5月10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共中央外事辦公室主任王毅在維也納會晤,就美中雙邊關係的關鍵問題進行討論。另外,藉亞太經合會部長級會議之便,訪問美國的中國商務部長王文濤5月25日及27日分別與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舉行會談。美國務院亞太助卿康達(Daniel Kritenbrink)與國安會中台事務資深主任柏蘭(Sarah Beran)6月4日也前往北京訪問。因美國2月擊落中國間諜氣球取消訪中的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計劃近期出訪中國。[6] 美方認為持續性會晤是美中兩國領袖2022年11月在印尼所達成的共識,希望透過建立「護欄」(guardrails),維持開放溝通管道及負責任地管理競爭,以確保競爭不會導致衝突。[7]

由此看來,中國在軍事上企圖採取「以鬥逼和」策略,先向國際社會釋放「談總比打好」、美中「新型大國關係」的促和氛圍,再透過製造小型危險事態逼美國回來談和,迫使對手讓步。可以看出,美國與友盟在印太區域的軍事合作,已為中國帶來龐大軍事壓力,中國除持續藉中俄聯演、擴大上合組織軍事交流尋求舒緩,欠缺有效的經濟、科技等反制手段,未來中國恐持續製造軍事上的危險事態,加大「以鬥逼和」之策略應用;至於奧斯丁在會場所強調期望美中軍事對話,且「任何時機都是談話的好時機」,看起來北京還無意配合。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