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從2021年「韓美安全諮商會議」看同盟軍事合作
瀏覽數
1057


2021
年「韓美安全諮商會議」看同盟軍事合作
中共政軍所 林柏州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韓美同盟、北韓、文在寅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每年一度的「韓美安全諮商會議」(Security Consultative Meeting, SCM)於2021122日首爾舉行,由美國國防部長奧斯丁(Lloyd J. Austin III)與韓國國防部長徐旭共同主持。前一日(121日)舉行的「韓美軍事委員會會議」(ROK-U.S. Military Committee Meeting, MCM),則由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Mark Milley)上將及韓國合同參謀會議主席元仁哲上將共同主持。從「韓美軍事委員會會議」會後發表的聯合公報可知,韓國對於維護「韓美同盟」的重視,兩國也再度重申對印太各項議題的關切。

重申對印太安全問題的關切

1953年建立的韓美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作為美國太平洋地區集體安全機制一部分,第三條僅規定兩國對於各自在太平洋地區管轄領土範圍內遭到攻擊才可啟動應對,顯示韓國原可在其他區域安全議題進行軍事貢獻的空間不多。但冷戰後,韓美開始逐步將軍事合作跨出半島,本次會議闡明「韓美同盟」擁有信任、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的共同價值,為朝鮮半島及印太地區和平穩定的關鍵。同時也重申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以及遵守國際規則如航行和飛越自由的重要性。此外,公報也重申20215月拜登(Joe Biden)總統和文在寅總統在聯合聲明的立場,即「認知到維護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並首度強調支持東協的中心地位和東協主導的區域架構。前述說明韓國正加強區域議題的關注,至於實際貢獻仍待國內凝聚共識。

美國承諾穩定駐軍規模

奧斯丁強調印太地區為美國防部優先重點戰區,已經批准將原來輪調部署韓國的美軍攻擊直升機部隊和砲兵旅總部改成常駐部隊,承諾將維持現有2.85萬員駐韓美軍部隊規模。此外,「韓美聯合部隊司令部」(ROK-U.S. Combined Forces Command)總部將在2022年由首爾龍山基地遷移至平澤漢弗萊斯營區(US Army Garrison Humphreys),以提升聯合作戰效能。對於韓國最關切的戰時「作戰管制權」(operational control, OPCON)移交,雙方同意依照「作戰管制移轉計畫」(Operational Control Transition Plan, COTP)進行評估,並在符合所有條件後移交。[1]依照韓美協商,作戰管制權移交需經「初始作戰能力」(initial operational capability, IOC)、「完整作戰能力」(full operational capability, FOC)、「完整任務能力」(full mission capability, FMC)等三階段評估,[2]目前已進展到第二階段,但鑑於過去數度延後的經驗,若韓國明(2022)年總統大選由保守派上台,時程也不排除重新審議。

維持國際制裁施壓北韓

對於同盟首要關切的北韓問題,兩國重申2018年兩韓《板門店宣言》(Panmunjom Declaration)及《平壤聯合聲明》(Pyongyang Joint Declaration)、2018 年《美朝新加坡聯合聲明》(U.S.-DPRK Singapore Joint Statement)、2005 年《六方會談聯合聲明》(Six-Party Talks Joint Statement)等,對實現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和建立永久和平的貢獻,但仍堅持持續透過國際制裁迫使北韓棄核的立場。兩國也同意韓、美、日三邊安全合作對東北亞區域穩定的重要性,將持續推進防衛三邊會談、情報共享、聯合演習與人員交流等,[3]惟礙於日、韓雙方的歷史問題,未來可進展的空間有限。
事實上,以推動兩韓和解、穩定韓、中關係等主張上台的文在寅,曾在2018年三度與金正恩會晤,其中平壤聯合宣言Pyongyang Joint Declaration)提出諸多兩韓互動願景,希望實現開城工業區與金剛山觀光計畫正常化、討論建立西海岸聯合經濟特區、東海岸聯合觀光特區,甚至合作申辦2032年夏季奧運等,希望換取北韓永久拆除東倉里及寧邊核設施。[4]然從北韓2018年後積極發展核武與飛彈的結果來看,顯然效果不大。

文在寅推動發表《終戰宣言》引發議論
 

文在寅20219月在聯合國演講宣稱要推動發表《終戰宣言》以來,雖獲北韓正面回應。但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卻早在10月承認,「韓美在發表《終戰宣言》的順序、時程、條件有不同看法」,[5]似乎對此提案能否爭取北韓上談判桌、放棄核武感到懷疑。反觀中國外交部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劉曉明111日與南韓外交部和平交涉本部長魯圭德舉行視訊會議稱,「中國作為半島事務重要一方和《朝鮮停戰協定》締約方」,不會在半島和談、發表終戰宣言等事中缺席。[6]122日青瓦台安保室室長(即我國安會秘書長)徐薰與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天津會談,希望推進習近平訪韓或視訊會談,[7]並爭取中國對發表《終戰宣言》的支持。
由於韓戰以來,韓國非《朝鮮停戰協定》(Korean Armistice Agreement)簽訂方,兩韓迄今也未簽署和平協定,故造就了聯合國軍司令部(United Nations Command)可持續存在的法理基礎。若兩韓發表《終戰宣言》,是否意謂聯合國軍司令部解散?再者,若無法說服北韓棄核,屆時應對北韓軍事挑釁僅剩依《韓美共同防禦條約》而駐韓美軍,而非現有聯合國軍架構的集體軍事力量。若再加上駐韓美軍將戰時「作戰管制權」移交韓國,韓國是否擁有完整應對北韓傳統軍事與核武攻擊的能力,或冀望北韓願意緩解韓半島緊張情勢的善意,將成為未來東北亞持續和平的關鍵。


[1] 〈詳訊:韓美商定更新應對朝核作戰計劃〉,《韓聯社》,2021122日,https://reurl.cc/bnKvEy
[2] “US Puts Processes for OPCON Transfer Scheduled for 2021 on Hold,” Hankyoreh, October 23, 2020, http://english.hani.co.kr/arti/english_edition/e_national/967011.html.
[3] “53rd Security Consultative Meeting Joint Communique,”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December 2, 2021, https://www.defense.gov/News/Releases/Release/Article/2858814/53rd-security-consultative-meeting-joint-communique/.
[4]  “Pyongyang Joint Declaration of September 2018,” The National Committee on North Korea, September 20, 2018, https://www.ncnk.org/node/1633.
[5] “(LEAD) U.S., S. Korea Aligned on N. Korea, But May Fiffer on Sequence of Steps: NSA Sullivan,” Yonhap, October 27, 2021, https://en.yna.co.kr/view/AEN20211026011552325.
[6] 〈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劉曉明與韓國外交部半島和平交涉本部長魯圭德視頻會晤〉,《中國外交部》,2021112日,https://reurl.cc/q1WExq
[7] 〈簡訊:韓高官稱韓中領導人可以非接觸方式會晤〉,《韓聯社》,2021123日,https://reurl.cc/bnKv4d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