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商港轉為軍港:戰略支點與中國軍力投射
瀏覽數
667
2021.12.10
作者
陳亮智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陳亮智 副研究員




關鍵字: 一帶一路、戰略支點、解放軍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美國《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11月19日報導,中國稍早試圖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首都阿布達比北方約80公里的一座港口建造軍事設施。美國情報機構在今年春天掌握此消息後,拜登政府即努力說服阿聯政府制止該項計畫進行,華盛頓同時也表示,倘若中國的軍事基地出現在波斯灣,這將嚴重地衝擊美國與阿聯的關係。據了解,阿聯政府似乎並不清楚中國進行此項工程的背後具有軍事意圖,而建造工程目前業已暫停。[1] 雖然中國積極在海外爭取擁有外國港口的使用權已不是新聞,但是它背後的真正目的為何?是否具有軍事上的戰略意圖?抑或是同時兼具經濟與軍事的雙重戰略目標?由於此事件是發生在與美國關係密切的中東國家,這不僅讓人好奇中國在國際港口的擁有與使用情形究竟已發展到何種地步。

中國在阿聯港口的軍事設施建造只是冰山一角


有關此次中國在阿聯境內哈里港(Khalifa Port)興建軍事設施一事,這應該只是北京發展海外軍事基地總體計畫的冰山一角。在過去幾年來,中國很巧妙地運用其「一帶一路」倡議「夾帶」或「掩護」其在海外的軍事建設與行動,從而發展海外軍事力量投射的能力,朝向成為世界軍事強權預作準備。觀察中國近年加速推動建設遠洋海軍,同時也戮力爭取外國港口使用權的情形,恐須修正原先對「一帶一路」倡議與解放軍之間關係的看法。換言之,原先一般認為解放軍扮演中國發展「一帶一路」沿線基礎建設與經濟貿易保護者的角色。但是隨著倡議持續推動,國外港口陸續取得,解放軍海軍編隊的遠海長航,以及北京欲成為全球軍事強權的宏遠企圖,「一帶一路」倡議的推動,正幫助解放軍一步步站上世界舞台中央,實踐中國成為世界軍事強權的目的。[2]

中國大量取得港口並採取經軍「雙重用途」發展策略


在這樣的脈絡之下,不論是從經濟抑或是從軍事的角度上看,各處重要戰略地理位置港口的取得、建設與運作,對中國軍事力量的投射至為關鍵。根據美國亞洲社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非常積極地在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大量協助建造港口及取得使用權,並對這些港口採取兼具經濟與軍事「雙重用途」(dual-use)的發展策略。[3]

首先,就數量上來看,中國所投資的港口建設便有14處,已成立的港口軍事基地有一座,另一座則尚未獲得證實。[4] 這些港口一方面是沿著海上絲綢之路散佈開來,另一方面則是位居要津而具備所謂「戰略支點」(strategic point)的地位。[5] 其中最受矚目的港口有位於東非吉布地的吉布地保障基地,位於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位於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位於緬甸的皎漂港(Kyaukpyu Port),以及位於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Ream Naval Base)等。

其次,就港口的經營模式與發展策略而言,中國強調這些海上絲綢之路的港口是為了發展經濟貿易之用,因此特別著重於能源(石油)與物資的補給運送。而實際上,中國卻將這些港口用於海軍船艦的停泊、維修與補給。很顯然地,北京對這些港口的經營是採取經濟與軍事「雙重用途」的規劃,以及民用與軍用並行發展的策略。而從演變的軌跡來看,這些港口是先以民用為主,繼而再轉為軍用。[6]

北京對國際港口的雄心遠超過海上絲綢之路


另一個值得留意的現象是,中國對海外港口的企圖心是遠遠超出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的各據點,而將其目光放眼全世界。包括中東、非洲、[7] 中南美洲以及南太平洋地區,北京亦複製它在「一帶一路」倡議中取得戰略支點的作法,積極在全球各地的重要港口與航道尋找與建立解放軍可使用的基地,以便將來可以在該區域投射兵力。雖然近來「一帶一路」倡議所引發的「債務陷阱」與若干問題已引起當地國的反彈,但中國是否持續貫徹其取得國際港口的作為,「一帶一路」倡議是否會繼續投射、發展中國在海外的軍事力量,這些問題都值得吾人保持關注。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