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中俄軍事關係發展進入新階段
瀏覽數
1627
2022.12.08
作者
江炘杓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江炘杓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聯合空中戰略巡航、聯合戰略演習、戰略互信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1月28日,解放軍東部戰區海軍泰州艦(138)和黃岡艦(577)於舟山基地啟航,29日經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翌(30)日,中俄空軍轟炸機在日本海、東海和西太平洋空域實施聯合戰略巡航,兩國轟炸機互降對方機場。[1]

11月30日上午,解放軍東部戰區空軍兩架轟-6K經對馬海峽進入日本海,在俄羅斯空軍蘇-30SM和蘇-35S的伴護下進入俄境,降落東部軍區烏克蘭卡空軍基地(Ukrainka Airbase),進行燃油補充和短暫休整。

同日下午,俄空軍蘇-30SM和蘇-35S為中俄兩國轟炸機(圖-95MS x 2、轟-6K x 2)護航,經日本海和對馬海峽進入黃海(俄國兩架蘇愷戰機飛抵黃海後,循原航線北返),解放軍空軍2架殲-16於中韓防空識別區重疊區域伴護飛行,進入東海後由另二架殲-16戰機在運油-20提供加油保障下接力護航,經宮古海峽進入西太平洋(運油-20於出東海前返航),聯合空中巡航編隊於東經125°線折返。

當日晚間,兩架圖-95MS進入中國領空降落杭州筧橋基地,經過短暫停留後飛返俄羅斯。由於圖-95發動機巨大的轟鳴聲,引起杭州軍迷的注意,留下許多圖-95熊式戰略轟炸機在杭州起降的影片。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航線示意圖如下:

圖、中俄聯合空中戰略巡航航線示意圖

資料來源:江炘杓根據網路公情製表。

此次聯合巡航締造多個第一次


2021年中俄第三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俄羅斯兩架圖-95熊式轟炸機從烏克蘭卡基地起飛後,進入中國黑龍江省佳木斯會合兩架轟-6K戰神轟炸機,經海參崴東進日本海,創下兩國空軍第一次在雙方領空聯合編隊飛行的紀錄。[2]本次係自2019年以來,中俄空軍第五次聯合戰略巡航,再一次締造多個「第一次」紀錄:第一次在同一年內實施兩次聯合空中巡航;中共空軍第一次派出戰鬥機參加,形成中俄戰機為聯合巡航編隊接力護航的情況;運油-20第一次參加聯合巡航,並在聯合巡航期間為殲-16戰鬥機進行空中加油;雙方轟炸機於巡航過程,不僅進入對方領空,而且第一次降落到對方的機場。

運油-20擔負戰備值班


中俄聯合戰略巡航歷時8小時,對至少擁有8,000公里航程的轟-6K和圖-95MS轟炸機而言綽綽有餘,因此運油-20只需為殲-16提供加油保障。從2022年8月東部戰區威懾臺灣的聯合軍演以及本次聯合巡航的兵力派遣觀察,共軍並未派出空中輸油技術已趨嫻熟的轟油-6U,而是出動2022年7月31日才正式服役的運油-20A,顯示運油-20加油機已經進入東部戰區擔負海上方向的戰備值班任務。以聯合巡航空域大致都在東北亞附近的航程,轟-6K足敷勝任;倘若巡邏航線向第二島鏈延伸,中共空軍則需派出具備受油管的轟-6N始能因應,屆時運油-20亦將與空中巡航編隊進入西太平洋。而這也意味解放軍戰鬥機繞臺威懾,將不會再受到既有作戰半徑的拘束。

泰州艦第一次回娘家

泰州艦為購自俄羅斯的現代級956EM型驅逐艦,2006年交付東海艦隊服役,16年後屆臨中期大修節點,渠與寧波艦(139)並未如前兩艘同型艦(杭州艦和福州艦)一樣進行升級加改裝工程,僅實施3個月的中繼維修,並在2022年7月完工出廠,依然維持俄羅斯造艦工藝的原汁原味。泰州艦於時隔七年再度北上日本海,係維修後恢復戰備執班以來首次離開近海;惟該編隊並無綜合補給艦同行,不存在遠海長航的可能性,就近駛海參崴進行油水和糧秣補充,並於彼得大帝灣與遠東艦隊聯合操演的可能性相對較高。另因俄羅斯海軍的造艦資源受到俄烏戰爭的排擠,無法補充黑海艦隊的損失。泰州艦此番「回娘家」可能會讓俄海軍感到「驚豔」,或會興起「買回」的念頭。

在俄烏衝突進入膠著狀態之際,中俄在一年內進行兩次聯合空中戰略巡邏,兩國軍機互降對方機場;自2018年以來,解放軍不僅沒有缺席俄羅斯東部軍區的「東方」(Vostok)系列聯合戰略演習,派出參演部隊相當於三個加強營的規模;且兩國海軍於2022年內進行多次聯合操演和共同遠海長航訓練。這些密切的軍事合作象徵中俄戰略互信程度不斷提高,反映兩國「不是同盟,勝似同盟」的全天候戰略合作夥伴關係愈趨緊密,促使中俄雙邊軍事交往繼續升溫,兩國發展關係進入新的階段。中俄海軍聯合軍演及空軍聯合巡航的動作雖有與美韓近期「警戒風暴」(Vigilant Storm)聯合軍演互別苗頭的味道,不過兵力規模遠遠無法與之匹敵。當然中俄這些行動也意味與美國、日本、韓國、澳洲、英國和加拿大等國集團分庭抗禮的態勢已然成形。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