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戰略

中共解放軍在喜馬拉雅山的「切香腸」戰術
瀏覽數
3121
2022.12.16
作者
沈明室
國家安全研究所 沈明室 研究員兼所長

關鍵字:邊界爭議、中印衝突、戰略意圖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前言


根據印度媒體報導,位於中印爭議邊界東段的阿魯那洽邦(Arunachal Pradesh)達旺(Tawang)地區爆發中印兩國軍隊的衝突。中共解放軍士兵約三、四百人試圖越高1萬7000英尺的高山,撤除印度軍方哨站,在印度軍隊發現後,立即派兵制止,造成印度軍隊至少6人受傷,中方也有人掛彩,但無人死亡。事實上,去年10月在此區域已經發生邊界衝突事件,因為外界關注焦點在拉達克(Ladak)地區,並未引起太多關注。此次爆發大規模衝突,尤其在中共召開20大,習近平掌握絕對權力之後,出訪沙烏地阿拉伯時爆發邊界衝突,更具有特殊的意涵。

中印雙方戰略意圖


從事件發生經過來看,印度應該是被動防衛的,因為阿魯那洽邦被印度佔領,並且已經劃分行政組織,由邦政府管轄。但因為依據「麥克馬洪線」所繪製的實際控制線跨越崇山峻嶺,冬季下雪之後,難以辨識原有分界線。原本冬季雙方都會撤軍,以免戍守士兵受到寒害,但邊界情勢升高之後,雙方建設相關營區及後勤設施,長期駐守高山邊界,印度必須守護實際控制線,一旦中共跨越邊界,則必須強力反制。從事情發生經過而言,中共跨越邊界引起印軍反制的可能性最高。

但是中共一次派遣三四百人,在冰雪覆蓋的地區,企圖撤除印軍哨所,應該是計畫性行動。以拉達克爭議對比來看,有可能是邊防團長帶領士兵,在「敢於鬥爭、勇於鬥爭」號召下,企圖在藏南地區立功。而西部戰區或西藏軍區對此行動,可能知情而且是贊成的。2020年拉達克邊界衝突事件中,中共軍隊雖有死亡,但是邊防團長祈發寶上校因為受傷,而後破格晉升大校,亦被選為冬季奧運聖火傳遞代表及二十大黨代表。不排除邊防團想要藉此邀功,謀求個人功績與晉升。

其次,中共在戰術層面的企圖,主要在撤除印軍邊防哨所,模糊化印軍邊界與主權,降低其邊界防衛系統與準備。從2017年洞朗邊界衝突事件後,中共一直在強化邊界的經營,尤其前進部署,努力提升第一線連營部隊,在冬季邊界駐守的後勤保暖設施。尤其冬季雪封之後,後勤運輸的困難,將使印軍無法立即恢復哨所的建設,讓解放軍實質跨過實控線,爾後再以「進兩步、退一步」的策略要求印軍談判,「切香腸」的方式獲得實質利益。

最後,對中共軍事動態常常必須以陰謀論的觀點加以分析,因為在此之前已有前例可循。例如,2017年洞朗事件後,出身西北蘭州軍區的聯合參謀長房峰輝隨即被撤換下台,就被認為洞朗事件與房峰輝有關。此次,在洞朗、拉達克加萬河谷邊界衝突之後,在習近平出訪沙烏地阿拉伯之際,選擇鄰近西藏軍區的邊界爆發衝突,刻意安排或計畫性行動可能性非常高。但是習近平不可能在出訪外國期間,指示邊防部隊挑起衝突,因為在國外不容易接受最新戰況訊息及控制衝突情勢。但是新任的中央軍委會成員,也不可能在軍委主席習近平未允許及授意下,挑起邊界衝突。從中共外交部及西部戰區的反應當中,並未高調捍衛領土主權,低調降低衝突的意圖非常明顯。(中共官方反應參見表1)

表1、中共官方反應

資料來源:作者自製。
後續發展
一、激化印度增強邊界部署及同盟合作

最近幾年的重大邊界衝突,大都因為中印雙方越界所引發。誰先越界似乎已經不是重點,能不能成功反制的結果論,反而成為影響國家內部政治與軍事的關鍵。由於中印邊界問題屢次發生,印度必須快速反應制止中共的越界行為,因此,印度將會強化在東段阿魯那洽邦及西段拉達克附近的兵力部署及關鍵基礎設施建設,提升邊界部隊的作戰持續力。另外,因為中共軍機及長程火箭陸續部署,印度必須強化遠程兵力投射及先進地面火砲、直升機、戰機的部署,這些作戰平台必須仰賴美國及歐洲的出售。在俄羅斯無法滿足印度軍備需求下,印度將逐步轉向美國及西歐國家購買軍備,並建立足夠的後勤支援能力,使印度在四方安全架構下更趨近軍事安全合作。

二、解放軍邊界部隊的指揮與掌握


中共西藏軍區與新疆軍區屬於副戰區級,行政管轄直屬中央軍陸軍,但是在戰時則歸西部戰區管制。由於陸軍必須透過西部戰區陸軍指揮兩個邊疆軍區,各軍區擁有許多兵力不完整的邊防團,因為地形崎嶇,又處在高山峻嶺,指揮管制上原本就比較困難。邊界情勢升高後,又必須定期巡邏哨所及邊界,部隊勤務壓力較重。前幾次邊界衝突大致都到團級指揮層級,在雙方都不願意爆發戰爭情況下,軍區或戰區集團軍僅僅擔任後援角色。從達旺邊界駐防第一線的354、355邊防團到西藏軍區,再到西部戰區負責西藏的77集團軍之間,不同層級之間如何建構良好的指揮與管制,將成為大型衝突穩定的關鍵。

三、印軍加快兵力結構轉型


印度擁有世界最多山地部隊約20萬人,中共山地部隊不超過3萬人,差距非常懸殊。負責西藏作戰的77集團軍轄一個山地合成第40旅;新疆軍區並無山地合成旅,在西藏軍區則編有山地合成第52旅、山地合成第53旅,等於在山地作戰中,共軍僅有三個正規山地合成旅,遠低於印度軍隊山地作戰部隊的總數。中共集團軍雖有特戰旅可以進行特殊地形作戰,但是特戰旅是否經過寒帶作戰訓練,能否適應天候地形,仍有變數。印度軍隊雖有當地藏人身分的特戰部隊成員,熟悉當地環境,士官兵都是全志願役,服役時間較長,經驗豐富。但是印度仍是山地軍及山地師的傳統編制,聯合作戰的能力不高。在國際潮流及邊界作戰需求下,印度正在朝作戰群的編制發展。

結語


中共目前在習近平「敢於鬥爭,勇於鬥爭」的要求下,有可能在戰區層級就會對中印邊界或是印度邊界防衛進行測試性的行動,一方面可以了解印度軍事部署與戰力整備,另一方面可以施壓印度,塑造印度政府無能,讓印度內部混亂。中印兩國在邊界的情勢並未因撤軍而緩和,反而針對預想可能升高的衝突加強防範,另外擬定不同地段邊界發生衝突的作戰計畫,利用夏季的時間,加強邊防部隊訓練。

面對中印邊界衝突,印度需要時間強化因應軍事衝突的準備,尤其需要其他國家的協助。基於不結盟傳統,印度難以抗衡中共威脅時,主觀上希望獲得其他國家的支持。印度雖與美國簽訂軍事合作協議,但不會與美國成為同盟,與美日澳等國合作對抗中共。2022年12月藏南邊界衝突讓印度更了解中共的對邊界的戰略企圖,可能促使印度強化與友國戰略合作,讓台灣與印度戰略合作契機上升。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