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烽火連天的11月:中國「清零」轉彎的可能性?
瀏覽數
910
2022.12.01
作者
陳穎萱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陳穎萱 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白紙革命、清零政策、核酸檢測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1月24日,新疆烏魯木齊高樓遭遇祝融之災,由於當時該社區仍處於封控之下,導致居民被困火場無法逃生。民眾對當局一意孤行執行清零、強制隔離等政策已長期不滿,再加上事發後烏魯木齊消防救援支隊長李文勝於記者會上提及「部分居民自防自救能力弱」,[1] 以及官方為了平息眾怒,在短短兩天後宣布已實現「社會面基本清零目標」,將解除100多天的封控措施,[2]點燃中國各地民眾怒火。

抗議清零政策逐漸轉為「要民主、要自由」


從11月26日南京市南京傳媒學院學生自發性集會悼念烏魯木齊逝者,並高舉「白紙」開始,中國各地的民眾紛紛走上街頭示威,聲援「白紙革命」,並透過直播、影片與圖像,在各大網路社群平台形成串連。值得注意的是,由於白紙革命源自於校園,其主要訴求也從反對清零封控政策,逐漸轉變為爭取民主自由,有人喊出2022年10月底北京四通橋事件抗議口號——「不要核酸要吃飯,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也有出現「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的聲音。故此,外界將白紙革命與1989年六四運動進行連結,認為有可能引發後續政治效應。

觀察目前中國各大專院校所提出的訴求,主要可分為三大類。第一是悼念烏魯木齊的不幸事件,並對當地政府或學校「一刀切」的封控措施表達不滿;其次是反對當局採取網路監控與言論審查,如武漢市中南民族大學在校園張貼「站方已精選評論」、「好好好好好」等諷刺海報。[3] 最後則是占最多數訴求——爭取自由。另外,從加入串連的100多間學校之分布來看(如附表),以北京市、四川省最多,其次為湖北省,浙江省、上海市與廣東省也有不少的學校加入(如圖)。這些地區多屬經濟發展較好,也經歷過嚴苛、多次的清零與封城措施,或是校際間串連網絡較強,故形成外溢效果。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自網路。

北京當局堅持「絕不讓出主動權」


在經歷幾天的發酵後,中共將「白紙革命」定性為「有境外勢力介入的顏色革命」。中共元老任仲夷之孫、微博網紅「兔主席」發文表示,本次的「白紙革命」受到境外勢力的鼓動,其目的主要為激化中國內部矛盾,以及測試是否能夠將防疫的公共衛生問題,轉化為政治問題;[4] 《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則認為,雖然民眾有表達正當訴求的權利,但要小心被有心人士利用。長期關注中國時事的Twitter帳戶「李老師不是你老師」也爆料,中國政協委員社群轉發文章,要求提高警惕,對於有可疑背景和違法犯罪行為,應該依法嚴肅處理。[5] 從相關論述觀察,北京當局認為當前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必須要控制在防疫政策的討論上,無論是「清零」或是「開放」,都應該是「黨說了算」,民眾可表達意見,但「堅持黨的領導」是無可撼動的原則。故中國各地蔓延的抗議行動,如果主要訴求為對防疫政策表達不滿,官方或以控制事態發展為主,然而,若是抗議觸及「民主自由」、「共產黨執政」等中共紅線,北京當局將不遺餘力地鎮壓。

核酸檢測已成為ㄧ門好生意


除了政治上的考量外,經濟利益或也是中國堅持清零政策的原因之一。近期,深圳市達科為生物技術有限公司(Dakewe Biotech)申請首次公開募股(Initial Public Offerings,IPO),據公開資料顯示,該公司淨利潤同比增長從疫情前的1,400萬人民幣,躍升到1.04億人民幣。[6] 該公司的五大股東皆小於30歲,甚至還有未成年人。另外,據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旗下「健康時報」統計,2022年度已有包括菲鵬生物、康為世紀、達科為、致善生物、瑞博奧等5家核酸檢測概念股預計上市。雖然深圳證券交易所承諾會從嚴審查,但這場「核酸造富」運動似乎仍在繼續。11月25日,蘭州市發布通報,「蘭州核子華曦」實驗室監事張珊珊,同時在35間核酸機構擔任監事,且該公司在2020年後不斷擴大核酸檢測業務,[7] 相關產業甚至牽涉到中國工程院院士、北京軍區高層。由於中國核酸產業鏈已然形成,試劑、檢測人員與隔離酒店及方艙醫院出現互相包庇合作,藉疫情牟取暴利的情況時有耳聞,亦成為中國清零政策尾大不掉的因素。故此,就政治與經濟考量來看,中國依然會堅定地執行清零政策,但手段上則會更為靈活,「ㄧ夜清零」並非天方夜譚。


附表、中國各地大學「白紙抗議」情形

資料來源:作者自行整理自網路。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