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安全

中共《新時代的中國網絡法治建設》意在宣揚中國模式
瀏覽數
1313
2023.03.21
作者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吳宗翰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網路主權、網路安全、中國外交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3年中國新任執政團隊於兩會正式登場以後,北京動作頻頻。針對網路空間事務,官方也提出新措施。除傳出將設立一個統一管理全國資料(data)的國家數據局,3月16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再發布《新時代的中國網絡(路)法治建設》白皮書(下稱白皮書),[1]分別從「堅定不移走依法治網之路」、「夯實網絡空間法制基礎」、「保障網絡空間規範有序」、「捍衛網絡空間公平正義」、「提升全社會網絡法治意識和素養」以及「加強網絡法治國際交流合作」等六個面向,宣揚中共在網路治理的成就。本文認為,該文的發布對內既有揭示施政重點的意味,更是刻意對外強調,北京正在提出一套有別於當前以西方價值為主體的世界秩序路線。下文分析《白皮書》企圖展現的三大意涵。

以網路主權為基礎完善全方位網路治理


《白皮書》主文六大部分看似涉及不同議題,實質上是共同論述「網路主權」概念的正當性。換句話說,「網路主權」是貫穿通篇的主題。《白皮書》從歷史的縱向勾勒出一條法制發展史,將中國有關網路空間的法制工作分成三個時期(1994年到1999年;2000年到2011年;以及2012年迄今),而時期的劃分又分別對應到中國彼時網路環境的整體發展情況。

一直以來,中共始終堅持國家主權適用於網路空間,提出「網路主權」(cyber sovereignty)的概念,[2]並在此基礎上先後發展出各部位階殊異,內容相互呼應支持的法律。習近平主政以來,相關立法工作較之前的領導人任內有過之而無不及。2014年2月27日,習近平在「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上講話時即指出,「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顯見其對掌握網路空間的重視。2015年,中國通過《國家安全法》,「網路主權」一詞被明載入其中;隔年,《網絡安全法》通過,成為首部專職處理網路事務的法律,並成為後續立法依據。根據《白皮書》,中國至2023年已經有超過140部的大小法律,從而形成「以憲法為根本,以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地方性法規、地方政府規章為依托,以傳統立法為基礎,以網絡內容建設與管理、網絡安全和信息化等網絡專門立法為主幹的」治理體系。

除了立法之外,培養民眾內化的守法意識更是當務之急。而最終的著眼點,便是對國家主權的維護。《白皮書》指稱,過去單向式的法治宣傳未來將轉變為「互動式、服務式、場景式」的傳播方式,以「更貼近」民眾的方式提升法治觀念,從而引導人民(特別是未成年人)成為法治的忠實崇尚者、自覺遵守者與捍衛者。由此研判,中共將更加倚賴數位監控工具,透過認知面的規範引導,全方位推進中共政治維穩工作。

堅持「中央監管」的思維推動產業發展


在「堅定不移走依法治網之路」、「夯實網絡空間法制基礎」、「保障網絡空間規範有序」內文多處,《白皮書》重點強調保護數位資料安全與規範數位市場經濟有序發展的重要性。尤其,文件論述有必要規範具備支配性能力的應用程式(App)、平台以及實體公司,避免其對市場形成壟斷,主張結果將有助於維護用戶隱私與市場的健全。

儘管沒有清楚指明,但內文各段落的要項說明中出現的諸多關鍵字眼,如「併購」、「屏蔽鏈接」、「二選一」到「直播帶貨」等,無一不從過去2年間,中國政府整改螞蟻集團、騰訊、滴滴打車等大型網路企業的相關報導中,找到對應之處。就此而言,《白皮書》相關內容應是為過去相關的整改行動背書,主張其政策正當性。

從時間點來看,《白皮書》的發布接續在中國政府宣布將成立國家數據局之後,兩者邏輯思維一脈相承,並有助於未來進一步觀察黨對國務院與科技相關機構的組織改革。主流媒體認為,當前由多部門依其職掌而共同涉及網路監管的作法將有所調整,相關職掌業務將移交至新成立的機構,爾後由該機構統一負責規劃數位經濟與規範活動。[3]

向國際社會推廣中國模式


《白皮書》發布的第三個重點是聚焦於向國際社會宣揚中國主張與中國成就。近年來,中國不斷試圖拓展其雙邊外交與多邊外交行動,宣稱維護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強調貢獻「中國智慧、中國經驗與中國方案」;時值美中競爭激烈,西方國家紛紛關切中國對台灣與周遭鄰國的侵略(aggression),中國亟欲在科技與外交上突破,營造另一種正面形象。北京言必稱支持聯合國在全球網路治理中應當扮演關鍵角色,並在其架構下聯合中亞與阿拉伯國家多次提出《數據安全倡議》、參與區域對話交流與國際執法行動,表達中國維護多邊體系的立場。倡議的核心即為第一點所提及的「網路主權」。此外,《白皮書》亦大力宣揚中國自2014年已舉辦九次的「世界互聯網大會」;該會每年邀請聯合國等組織、各國政要、專家團體與大型網路科技業者與會,除藉以展示中國在網路科技領域的實力,並發布相關報告與《網路主權:理論與實踐》等論述文件。

兩會結束以來,北京一方面恢復、甚至採取與華盛頓更為全面對抗的姿態,近期也以調解人身分促成伊朗與阿拉伯的外交關係,並在蔡英文總統即將訪美前,試圖挖腳我友邦宏都拉斯與宣布恢復台灣遭禁的農漁產品輸中,展現積極的對外攻勢。《白皮書》的發布,實服膺在同一脈絡。企圖展現北京自信,遂行與西方戰略競爭。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