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中共以演算法推進輿論引導
瀏覽數
1282
2022.06.10
作者
劉姝廷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劉姝廷 政策分析員

中共以演算法推進輿論引導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劉姝廷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輿論引導、演算法、推薦系統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5月27日,《華爾街日報》引述「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與「保障民主聯盟」(The Alliance for Securing Democracy, ADS)的報告指出,中共利用Google、Bing與YouTube等搜尋引擎的推薦系統(recommendation system),[1]大量推播關於新疆等議題的官方觀點。[2]這顯示中共的輿論引導,除了透過融媒體製作與傳播符合其意識形態的內容,也致力確保閱聽眾於媒體平台(platisher)搜尋資訊時,[3]所得的「搜尋結果」充斥對中共有利的訊息,搶佔全球閱聽眾的視野。

中共的企圖在其政策文件已見端倪。3月1日,中共實施《互聯網信息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明令媒體平台的資訊服務須符合「主流價值導向」並要「積極傳播正能量」。[4]在此之前,中共公布《關於加強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綜合治理的指導意見》,[5]強調媒體平台須承擔演算法推薦服務的自我審查責任。可見中共因應演算法帶來的挑戰,除了施加規範、分層監管,更賦予其政治任務。

中共致力打造輿論引導推薦系統


中共關注演算法以及在此基礎上建立的推薦系統,其來有自。2019年習近平提出「探索將人工智慧運用在新聞採集、生產、分發、接收、反饋中,用主流價值導向駕馭『算法』,全面提高輿論引導能力」[6]的融媒體願景;2020年起中共展開一系列立法措施:例如要求媒體平台建立符合規定的推薦模型;[7]號令媒體平台的推薦系統精選符合黨意的內容。這顯示中共意識到網路時代演算法在資訊傳遞的重要性,並逐步掌控媒體平台的推薦系統以引導民意。

在具體作法上,中共將境內媒體平台收編為輿論引導推薦系統的協力者。根據《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中共要求媒體平台的推薦機制與頁面管理須符合中共的政治要求與議題設定。例如規定新聞網站的首頁、網頁彈出式視窗及重要新聞資訊內容頁面要加強弘揚習近平思想;要求網站搜尋引擎的網址導航服務、瀏覽器服務、聯想詞與榜單,展示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亮點;規範影音平台的首頁、發現與精選,呈現有助於提高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的內容。

有研究指出中共利用抖音的演算法推薦服務,達到官方宣傳的目的。該研究於2020年3月至6月間,檢視推薦系統得出的「抖音熱榜」上50,813部影音,有達42.5%為中共官方帳號所發布,一般民眾的影音僅佔「抖音熱榜」的30.8%。[8]研究指出,這些中共官方帳號透過發布篇幅短小、色彩鮮豔的影音,甚至以大半非宣傳性的內容,與其他帳號競爭網絡流量,吸引中國民眾的眼球。[9]這凸顯在擁有演算法監管權力的絕對優勢下,中共持續精進操作技巧。

中共嘗試進一步影響國際搜尋引擎


在此脈絡下,「布魯金斯學會」與「保障民主聯盟」的報告顯示,中共嘗試控制推薦系統的作法,已由境內延伸至海外,影響國際媒體平台的演算法推薦機制。該報告以Google、Google News、Bing、Bing News與YouTube等國際媒體平台的搜尋引擎為對象,在其上搜尋與「新疆」及「新冠肺炎」有關的12個關鍵字,研究期程則達120天,其主要研究成果有三:

首先,在與「新疆」有關的搜尋結果中,中共官媒在各媒體平台皆具有相當高的影響力。在120天的新聞搜尋中,有106天的前十大搜尋結果至少包含一家中國官媒;在YouTube則有高達118天得到相同的結果。其次,與陰謀論有關的搜尋結果往往和中共官媒有關。例如以中共所稱「新冠肺炎」的起源地「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為關鍵字搜尋,則在120天的前十大搜尋中,與中共官媒有關的影片高達619部。再者,新聞搜尋(Google News與Bing News)和YouTube搜尋較之網頁搜尋(Google與Bing)更可能散布中國官媒的資訊。該報告亦指出,若加上觀點常與中共官媒一致的外國媒體,中共官媒在搜尋引擎的影響力將更高。

中共為爭奪國際輿論主導權,著眼於演算法的操縱權力,除了動用國家資源擴大正面宣傳,在網路空間發布源源不絕、口徑一致的官方觀點,搶佔最新與熱門的搜尋排行。另一方面,中共加強曝光帶有政治目的不實資訊與誤導的內容。例如中共為抗衡國際社會對新疆人權的批評,透過「機器人流量詐騙」(bot fraud)手法,[10]規避YouTube對不正常播放次數的審查制度,在假新聞網站與網路論壇重複播放並分享新疆的宣傳影片以累積觀看次數,從而增加該影片在搜尋結果的能見度,使閱聽眾暴露在被中共操弄的「真實」中。

中共恐以演算法操弄情緒與對立


在「後真相」(post-truth)的時代,中共已意識到情緒往往比客觀的事實更能影響輿論。中共為主導輿論,鞏固執政地位,一方面要求媒體平台將「正能量」宣傳編入演算法推薦系統的設計中,並規範媒體平台要註冊其演算法。[11]另一方面,中共利用對外樹立的戰狼作風、輸出的挑釁言論,甚至是刻意的造假訊息,透過隱藏在媒體平台推薦系統的演算法,激化中國民眾的愛國情緒。例如俄烏戰爭期間,中共外交官、官媒及其境內的媒體平台集體散布美國支持成立烏克蘭生物實驗室的陰謀論,並登上了微博的熱搜,引發中國社會的反美情緒。

在「講好中國故事」之外,中共煽動性與情緒化的資訊操弄,正蔓延自由的國際網路空間,侵蝕與分化民主社會。此外,關於臉書(Facebook)的研究已指出,臉書刻意透過演算法使平台充斥暴力、造假的內容,散播負面情緒,[12]從而吸引更多使用者的注意,以增加平台的競爭力與廣告收入。在中共的政治意圖與平台的商業營利加乘下,演算法將是中共對外操弄情緒、製造對立的輿論引導利器,這意味著當中共愈能夠掌控演算法,將愈加劇威權國家對民主社會的威脅。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