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科技

美國國防部公布全領域指揮管制戰略實施計畫摘要
瀏覽數
3432
2022.04.26
作者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舒孝煌 副研究員

美國國防部公布全領域指揮管制戰略實施計畫摘要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舒孝煌副研究員
關鍵字: 全領域指揮管制、JADC2、多領域作戰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今年(2022)3月15日,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希克斯女士(Kathleen H. Hicks)簽署《聯合全領域指揮管制戰略》(Strategy for joint all-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的實施計畫,並公布這項戰略的摘要。[1] 這是2021年6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J. Austin III)所簽署《聯合全領域指揮管制戰略》的公開版。[2] 該戰略定義各軍種在「聯合全領域指揮管制」(Joint all-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JADC2)架構下,要如何連結空中、陸地、海洋、太空及網路空間的感測器,並在未來以網路化方式進行作戰,同時也將開發新技術,以及運用JADC2的新作戰概念,該戰略及其實施計畫內容都屬機密,這份摘要則可看出JADC2的大致輪廓。

公開文件勾勒JADC2戰略輪廓


JADC2是美國國防部極具野心的計畫,要將每個領域的感測器(Sensor)及射手(Shooter)透過網路彼此連接,並共享數據,這可為美軍提供極大優勢。JADC2將改變美軍指揮官在所有領域(陸、海、空、太空、網路)未來快速及全球化作戰中管理作戰的方式,計畫核心是數據管理、數據共享,其本質為自動化、加速長期以來幫助美軍贏得戰爭的「觀察、定向、決策、行動」(observe, orient, decide and act,OODA)決策周期。而實施計畫是提供實現JADC2的方式及手段,確保後續行動能達成JADC2目標。[3]

JADC2戰略及其實施計畫均列為機密,實施計畫的目的在於提供具體的優先事項。保持機密的原因在於,不需告訴別人要優先考量哪些漏洞及威脅需補強,以及某些合約的里程碑及時間表不便公開。[4]但3月15日公布的《聯合全領域指揮管制戰略摘要》(Summary of the Joint All-Domain Command & Control (JADC2) Strategy),列出JADC2的大致輪廓。《摘要》定義JADC2三項重點:感知(Sense)、理解(Make sense)及行動(Action):[5]

1、感知—整合跨領域及跨電磁頻譜的資訊:以先進的感測方法及資訊管理技術,改善作戰環境中的資訊蒐集。JADC2支持與聯合部隊及盟邦與夥伴透過多重情報感測及資訊分享網路等創新技術,利用長程感測器、情監偵系統、開放資源,以感知及整合來自所有領域的資訊,使聯合部隊指揮官獲得資訊及決策優勢;

2、理解—瞭解作戰環境:分析資訊以更易理解及預測作戰環境與敵人意圖,以及我方與友軍行動。在此過程中,數據需轉化為資訊,資訊則需轉化為知識,有效的理解需要融合、分析及呈現來自所有領域及電磁頻譜的數據及資訊,這須在安全環境中執行,能對作戰環境提供即時的理解,並提供給整個聯合部隊及任務夥伴。JADC2所發展的能力,可以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機器學習等技術,在指揮官的決策循環中提供協助;

3、行動—決策及傳遞:向聯合部隊及任務夥伴做決策並加以傳遞。這結合決策者的人為因素及技術手段,以認知、瞭解、預測對手行動及意圖並採取行動;這依賴決策如何傳遞及指揮官的意圖被瞭解及執行,並由先進、彈性及可靠的通訊系統、無障礙且全面的通訊設施及彈性的通訊格式,確保準確及快速傳遞訊息。

《摘要》也指出JADC2的努力方向,包括1、建立JADC2資料體系,2、建立JADC2人力資源體系,3、建立JADC2技術體系,4、整合核武指揮管制及通訊,5、推動合作夥伴資訊分享現代化。結論中指出,JADC2戰略藉由企業化方法,在所有作戰領域及電磁頻譜環境中改善聯合部隊的指揮管制,並確認關鍵指揮管制功能,即感知、理解、行動,以及改進指揮管制能力的5個方向,而推動JADC2成功的核心將是跨功能團隊,共同推動整個國防部的積極改變,以實現全領域指揮管制所需的能力、持續力及全球影響力。

各軍種整合至JADC2架構的努力


JADC2戰略的目標之一是將各軍種發展的不同指管系統整合在一個可相互操作的技術及框架中。過去美國各軍種的指管系統彼此並不相容,例如陸軍網路無法與海軍和空軍網路相聯,國防部對此頗為挫折。在JADC2下,各軍種自行發展的指揮管制架構將可整合在相容架構下。各軍種發展的系統包括:

(一)空軍「先進戰場管理系統」:

空軍「先進戰鬥管理系統」(Advanced Battle Management System,ABMS)是空軍的下一代指揮管制系統,ABMS為一種網路化架構,連結所有感測器及指揮管制(C2)系統,在雲端連結各種不同的武器系統。ABMS使用雲端環境及新通訊方式,並運用AI技術,允許空軍及太空系統間無縫分享資料,資訊可在網路間自由流動,並快速進行決策。ABMS將可汰換美國空軍目前以E-3空中預警管制機為核心的指揮及管制系統,以網路化技術及概念加以取代。ABMS不只是一套裝備,將涵蓋軟體、硬體、基礎設施、政策等,以軟體及數位骨幹整合及處理大量資料,以新硬體在現有平台間發送、傳遞及處理資料,並有一套基礎設施以確保整套ABMS能快速、靈敏、彈性地處理資料。ABMS也納入太空軍,以確保空軍可以與其他軍種相連。

(二)陸軍「聚合計畫」:

陸軍聚合計畫(Project Convergence)是陸軍在JADC2下的努力,旨在創建一個通用的作戰及態勢感知圖,可在不同軍種間輸入數據。陸軍已在7個作戰場景中測試融合計畫,包括聯合火力、聯合防空、聯合飛彈防禦,並測試不同感測及不同火力單元間的組合。陸軍現代化戰略中要以網路實現多領域作戰(multidomain operations, MDO)。聚合計畫以一系列聯合、多領域接戰為槓桿,整合AI、機器人、自動化等技術,提高戰場情況覺知、感測器至射手的連結,並加快決策時間。目前已知會納入的包括「整合視覺增益系統」、「火風暴」(全文為多領域作戰中火力同步優化反應,Fires Synchronization to Optimize Responses in Multi-Domain Operations,FIRESTORM)、「精確打擊飛彈」、「陸軍未來垂直舉升系統」、「自動化地面補給系統」、「空載偵察及目標發現多任務系統」(the airborne reconnaissance and target exploitation multi-mission system,ARTEMIS)。陸軍已在2020年9月首次展示聚合計畫,測試傳輸目標訊息的概念,第二次是2021年,2022年將持續進行實驗。[6]

(三)海軍「優勢計畫」:

為海軍JADC2的努力,海軍自己的「優勢計畫」(Project Overmatch)是未來進行分散式海上作戰(Distributed Maritime Operations)能力的關鍵,目的也在建立一個快速、可靠的網路,將艦隊中的所有感測器及射手連接在一起,以有效率的數據共享及通訊架構,提供正確訊息,加快決策效率。美國海軍在2020年啟動優勢計畫,將其整合至整個JADC2概念中,利用人工智慧和有人∕無人駕駛團隊,發展新的艦隊作戰架構,實現分散式海上作戰架構,預計2023年首度部署於航艦打擊群。

為何需要JADC2


2018年《美國國防戰略摘要》(Summary of the 2018 National Strategy)提到美國未來安全挑戰,對手發展反介入∕區域拒止(Anti-access/area denial, A2/AD)能力,反制美國軍事優勢。美國必須運用包括地面、空中、海上、太空、網路等多領域途徑加以接戰,美軍現行空中及太空的指揮及管制架構,其速度、複雜度、對未來衝突的致命性都未臻理想,這些舊式情監偵平台已無法結合新技術,也不支持新一代指管架構。

2020年一次兵推中,美軍慘敗,使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認為,過去聯合作戰概念必須改變。這項兵推被列為機密,但其中一個場景與台灣有關,其中一項教訓是,即使集結船艦、飛機以集中並強化彼此戰力,但當遭遇來自各領域的大量遠程火力、極超音速飛彈來襲時,美軍仍束手待斃(sitting ducks)。重點是美軍集結時,所有人都知道其位置,就會變得脆弱。[7] 4月3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刊出由美國智庫海軍研究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 CNA)兵推與作戰模擬專家Jeremy Sepinsky及Sebastian Joon Bae所撰寫的4個中國武力犯台場景也指出美軍的失敗,但提出4個不同場景,其目的在供軍事規劃者學習,如何從失敗中記取教訓,並找出其缺失。改良的場景中描繪了JADC2及多領域作戰的可能情況,即在陸戰隊與特種部隊的感測器支援下,由無人潛艇蜂群戰術、轟炸機發射長程反艦飛彈打擊解放軍艦隊;另一項改良場景則運用網路攻擊及極超音速武器,亦屬多領域作戰下網路及電子戰,以及遠程打擊項下的一環。[8]

JADC2以雲端網路環境連結所有感測器及射手,經由AI等技術加以處理,例如協助識別目標,決定最佳武器接戰,包括致命與非致命,加快作戰決策遂行,從指揮官到前線作戰單位都能運用所有的感測資料,決定最有效率也最具殺傷力的接戰方式,這些感測器包括人攜式攝影機、緊緻型機動雷達、海軍艦艇的相位陣列雷達,或空中預警及管制機,融合來自各部門的真時作戰訊息,並透過新通訊技術如軍用5G通訊連接,指揮官可與操作人員在大型銀幕上共同監看任務情況,這是未來JADC2的場景之一。

推動JADC2的挑戰仍大。美國各軍種及作戰司令部從2020年起已進行一連串JADC2指揮管制與作戰運用實驗,例如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已在進行跨軍種數據連接,將空軍特種部隊、陸軍遊騎兵部隊、海軍聯繫起來,實現更快速的行動。不過緊縮的預算使採購相關軟體及硬體變得更為困難。由於疫情對部隊後勤形成新挑戰,北方司令部(NORTHCOM)運用機會測試整合跨軍種、由新的不同來源蒐集數據,透過機器學習數據助手,將防護裝備送至最需要的地點,甚至預測未來熱點,以便預先部署,這驗證JADC2概念是可行的。[9]

為推動JADC2,美軍勢須調整現行指揮管制結構,改變部隊作戰方式,進行各種戰場實驗,發展相關概念,瞭解需進行何種調整。目前JADC2仍在發展中,無法確知發展規模、相關軟硬體、支持的系統或概念、預算需求等。JADC2戰略及實施計畫可提供行動指引、提出時間表、估算資源需求、確立負責組織,以及確保未來數年經費的提供等,將能確保JADC2的成功。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