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

美中參謀首長視訊會議之觀察
瀏覽數
240
2022.07.15
作者
陳亮智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陳亮智 副研究員
美中參謀首長視訊會議之觀察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陳亮智副研究員
關鍵字:軍事熱線、台灣海峽、一個中國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根據美國與中國的國防部表示,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Mark Milley)於7月7日與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進行視訊通話,雙方針對諸多全球與區域安全議題進行意見交換,並觸及海空軍事安全與俄烏戰爭等議題。其中,密利談及美中兩國必須負責任地管控競爭並保持溝通順暢,同時亦強調兩軍的實質對話對改善危機與降低風險極為重要;李作成則表示中國在國家核心利益問題上「沒有任何妥協退讓的餘地」,「如果有人肆意挑釁,就必然遭到中國人民堅定的反制回擊」,要求美國恪守一個中國原則與美中三項聯合公報,避免衝擊兩國關係與台海穩定。[1]由於美中雙方的國防部長(奧斯汀與魏鳳和)曾於4月20日進行電話通話,因此兩國參謀首長的視訊通話是美中軍事高層對話另一個重要的發展。

美中參謀首長視訊通話是兩國軍事高層互動進一步延伸


從先前的「國防部長」電話通話,到此次的「參謀首長」視訊通話,這幾個月來,華盛頓與北京在軍事高層方面的溝通與接觸似乎逐漸打破先前遲遲無法聯絡上的窘境。回溯2021年年中,英國媒體披露,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曾多次尋求與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員許其亮通電話未果,而相同的情形亦發生在密利身上。[2]如今,雙方掌管國防部且是國防政策主要制定者與諮詢者的首長已通過電話,而負責軍令與軍隊聯合作戰指揮的首長亦已視訊通話,加上先前中高階層官員的協調會議,[3] 美中之間的軍事溝通對話已逐步展開,同時涵蓋的層級也從中高階到高階,領域則是從軍政到軍令。

美中軍事高層對話與國安高層溝通同步發展


美中軍事高層對話與兩國國安高層溝通是同步進行,而且兩者有高度密切的關連。軍事安全原本即是國家安全的核心關鍵,因此當美中雙方國安高層著手推動戰略對話時,軍事議題自是重中之重。美中國安高層對話又可區分為兩部分:一是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峰會,另一是國安與外交首長的晤談。此兩者則存有高度的關聯性——國安及外交首長的會面可為領導人峰會預作安排,而領導人峰會的原則性結論則交付國安及外交首長進一步落實。綜觀2021至2022年,美中雙方國安高層已進行了一系列的對話。首先在領導人部分,拜登與習近平分別於2021年11月16日及2022年3月18日舉行視訊會議。其次在國安與外交首長方面,蘇利文、布林肯與楊潔箎、王毅則分別於2021年3月18至19日在阿拉斯加舉行會談,10月6日在蘇黎世進行會晤,以及2022年3月14日在羅馬舉行會談;蘇利文與楊潔箎於2022年6月14日在盧森堡會晤;以及布林肯與王毅於2022年7月9日在峇里島會面。雖然這些會談無法為美中雙方的歧見與結構性問題帶來突破性的發展,但是華盛頓與北京顯然並未排斥持續地溝通與對話,此一共同態度也反映在雙方的軍事高層對話上。

美中軍事高層對話的未來仍有很漫長且崎嶇的道路


雖然美中軍事高層對話看似有融冰的跡象,但是未來仍有相當漫長且崎嶇的道路。而軍事高層對話如是,國安高層溝通亦然,其根本原因則是美中兩強不易克服的利益衝突與戰略歧見。[4]雖然華盛頓、北京與國際社會均普遍認識到困難的本質,但美中雙方似乎也認知到「有溝通對話」總比「沒有溝通對話」好。相較於兩國的領袖對話及國安高層會晤,美中兩軍高階主管會談確實進展得比較緩慢。然而,在國安高層充滿政治、經濟與軍事多方考量卻能尋求對話之下,側重軍事戰略與安全的國防軍事高層對話或有更大的進步空間。針對未來的發展,除了必須注意雙方對話是否有突破性共識,或只是停留在各抒己見之外,兩軍的國防戰略態勢與彼此在印太區域的軍事部署才是檢視美中軍事安全關係的關鍵。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