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情勢

如何避戰?美軍應在台海建立 「新常態 」
瀏覽數
1630
2023.06.30
作者
黃宗鼎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黃宗鼎 副研究員

關鍵字:台海中線、鄰接區、ADIZ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繼6月24日8架次殲10越過海峽中線,首度飛臨台灣本島鄰接區外邊界後,27日又有俄羅斯軍艦刻意接近台灣東部海域之鄰接區(約2浬)。此一方面是俄國侵烏戰爭後「中俄陣營化」的產物,一方面是對於第一島鏈防衛全面升級的反動,而俄艦從島鏈南方一路經菲律賓海、台灣東部外海,再擾日本周邊海域,其故意挑島鏈的外線,而不選內線走,自然是與內線活動之共軍營造夾擊態勢,協同壓縮國軍於本島周邊之應變區域。

共軍持續抵近台海現狀隨之改變


去年6月,中國否定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之際,筆者曾力陳此舉乃北京改變台海現狀的「長期性微調」。此與中國銳意將共軍軍勢延伸至第一島鏈外側,俾其於台灣東部外海常態活動,可謂一體多面之圖謀。2009年中國所發布「九段線」的其中一段線,即劃於台灣東南方外海,2014年更以「十段線」將台灣東部外海劃入地圖。在此宣示基礎上,共軍於2014年派艦挑戰台海中線,2016 年起展開繞島巡航,並以抵近台灣西面防空識別區(ADIZ)界線,或切入ADIZ北角等活動路徑,來虛化台海中線。2020年起至2021年底,中國力行抹滅我防空識別區,運用「先行抵近、隨之突穿」,進而以加大編隊或戰力等手段,先後出入台灣西南、東南空域,意圖構建「無ADIZ」之常態。2022年以來更藉相關軍演及挑釁作為改變台海軍勢圖像,將共軍活動區推至西南ADIZ內圍,以及台灣本島暨附屬島嶼之鄰接區外邊界。按前揭慣用手法來看,共軍突穿我鄰接區之日亦不遠矣。由於共軍持續以高頻率活動壓縮國軍反應空間,台海現狀已不斷隨之改變。

東部海岸面臨風險趨近西部海岸


鄰接區為鄰接沿海國領海外側,距離最遠至領海基線24浬間的海域。按《中華民國領海及鄰接區法》,儘管海軍及海巡等機關人員對於在領海或鄰接區內之人或物,認為有違犯中華民國相關法令之虞者,得以進行緊追、登臨、檢查,乃至於扣留逮捕,但因為較之ADIZ,鄰接區實已緊貼台灣本島及附屬島嶼,倘若將領海領空界線視作台灣之城關,當前共軍抵近我鄰接區之活動,不僅破壞台海現狀,更是在製造兵臨城下之氛圍。加以台灣東部海域之鄰接區,因為不像西部海域之鄰接區係以澎湖之翁公石到七美嶼等領海基點來劃設,故台灣東部鄰接區比之西部者更無防衛縱深,未來台灣東部海岸面臨之風險將不亞於西部海岸。尤其6月18日,中國潛艦又被發現於台灣東北方日本奄美大島之鄰接區內潛航。

美軍應在台海周邊建立「新常態」


由於中國鄰接區北緯24至26度一段係在台海中線東側,因此在早先兩岸海軍軍力尚未嚴重失衡之際,正常情況下也只有我軍藉巡守台海中線之便,進入中國鄰接區之情況。當前中國軍勢東擴,台海現狀一變再變,儘管美國透過軍售台灣、巡弋台海及強化與日菲共同防衛等方式,盼能抑制共軍於台灣周邊海空域之活動,但事實證明,如果美國未能以有效的軍事及外交行動,協助將共軍活動推回至台灣ADIZ及台海中線東側以外區域,即使我海空軍將現有能量放至最大最久,國軍之應變空間仍會不斷遭到共軍壓縮,最終迫使台灣不得不行使自我防衛權。職是之故,如要避戰,就得先阻止中國一再改變台海現狀,而要阻止台海現狀遭中國一變再變,美國就得於台海周邊加大海空兵力部署,在平衡軍勢之基礎上建立適足拒止共軍活動之「新常態」。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