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太區域

透視中俄「北部・聯合2023」軍事演習
瀏覽數
18146
2023.08.18
作者
江炘杓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江炘杓 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北部、聯合、巡航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3年7月20日上午8時,中俄海軍共9艘艦艇於日本海中部展開為期四天的「北部・聯合2023」軍事演習,演練重點圍繞海空護航、威懾驅離、錨地防禦等多個課目。[1]演習主題為「維護海上戰略通道安全」,旨在提升中俄兩軍戰略協作水平、增強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應對各種安全挑戰、檢驗兩國海軍聯合編隊執行遠海遠域作戰能力。7月23日下午2時,實施閉幕式後演習結束。[2]兩國艦艇駛抵海參崴基地短暫休整,為第三次聯合編隊巡航做準備。

中俄輪流做莊互邀軍演凸顯緊密關係


俄羅斯每年由各軍區輪流舉辦戰略階層的聯合軍事演習,從「東方2018」(Vostok 2018)、「中央2019」(Tsentr 2019)、「高加索2020」(Kavkaz 2020)、「西方2021」(Zapad 2021),再輪到「東方2022」,解放軍無役不與。基於禮尚往來,中方於2021年起由各戰區籌辦大型軍事演習,邀請俄軍參加。繼2021年8月中共西部戰區於寧夏青銅峽主辦中俄「西部・聯合2021」軍事演習之後,北部戰區接續舉辦「北部・聯合2023」,形成兩年一次的戰略、戰役階層聯合軍事演習。中俄輪流做莊,互邀參加軍事演習,既呼應落實兩國元首共識,亦凸顯雙邊戰略互信與軍事合作的緊密關係。

使用專用指揮資訊系統保障演習順暢


中俄「北部・聯合2023」軍事演習指揮部設於中共海軍齊齊哈爾艦(121),7月18日兩軍會合後,雙邊各級指揮官通過水面和空中立體換乘至對方旗艦,成立海上行動指揮組和空中行動指揮組,為演習建立必要的聯合指揮管制機制。儘管中俄軍事交流愈來愈密切,語言不通仍是阻礙兩軍全面交往的最大難題。為克服語言障礙給各指揮官遂行部隊指揮管制帶來的困擾,於「西部・聯合2021」啟用「中俄專用資訊指揮系統」,即時顯示終端可以選擇「中文」或「俄文」;[3]這套指揮系統亦應用於「北部・聯合2023」軍事演習,最大程度地消除語言隔閡,有效保障聯合演習指揮管制順暢。

指揮效能是決定演習順利進行的關鍵


從演習的主題、徽章、課目和雙邊參演兵力觀察,「北部・聯合2023」顯非單純「海上聯合」(Joint Sea)系列軍事演習的翻版。[4]舉凡防空和水面實彈射擊、海空協同反潛、海空聯合護航、反水雷、反快艇、海空電子對抗、海上機動、水面對抗、火砲和飛彈對岸攻擊、威懾驅離、聯合搜索與救難及錨地防禦等20項操演課目中大多出現空中力量參與,包括戰鬥機、預警機執行海空綜操,直升機為艦砲和飛彈標定岸轟目標以及岸防飛彈砲兵部隊聯合火力實彈對海射擊演練,顯示海上行動指揮組和空中行動指揮組在演習指揮部統籌下,各司其職與協調配合,發揮指揮效能。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才是演習重要環節


2021年10月,中俄海軍完成「海上聯合2021」軍事演習,首次共同編隊進行聯合巡航,北駛白令海並繞日本列島半圈;2022年9月,「東方2022」聯合軍演結束,兩軍編隊聯合巡航,第二次從日本海北上阿留申群島和白令海;2023年7月7日,中俄貨櫃輪北極航線啟動,雪龍二號科考破冰船進入北極圈,接著進行「北部・聯合2023」軍事演習,隨後開始第三次聯合巡航,經鄂霍次克海,進入白令海峽。顯示北冰洋被兩國列為重要的戰略通道之一,至此「維護海上戰略通道安全」的主題意識才真正明朗。結合前兩次演習之後聯合巡航的行動判斷,「北部・聯合2023」演習的真正目的是為了給兩軍海上聯合編隊巡航做暖身,可以說聯合巡航才是聯合演習最重要的環節。

共軍聯合戰略演習原則兩年實施一次


「西部•聯合2021」和「北部•聯合2023」釋放出解放軍戰區輪流擔任東道主,舉辦大型戰略、戰役階層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並邀請俄軍共同參演的信號⸺兩軍聯合戰略演習常態化;下一次輪由共軍南部戰區主辦「南部•聯合2025」演習,或存在高度的可能性;而中俄海上艦艇編隊於演習後,聯合巡航印度洋和西南太平洋,亦應屬於兩國軍事合作的必然路徑與發展趨勢。中共戰區目前實施戰略演習的間隔原則上為兩年一次,應該暫時還不會按照俄軍現行每年輪由各軍區舉辦的模式。惟若感受東海、南海、朝鮮半島以及其他周邊地區形勢愈來愈趨向於嚴峻複雜,應不排除可能會根據應對區域安全形勢需要而改變現行演習頻次的作法。

中俄輪辦可節約成本並達成所望成效


俄軍於西線持續作戰,仍於東線進行「東方2022」演習,似乎凸顯其既有演訓規劃並不受戰爭影響。依俄軍舉辦年度演習順序及過去五年皆邀共軍參演的現象觀察,2023年應輪由俄國中央軍區(Central Military District)籌辦「中央2023」戰略演習。然俄烏戰爭刻正陷入僵局,且「北部•聯合2023」與第三次聯合編隊巡航甫執行完畢。俄軍似無必要援例由中央軍區於2023年實施大規模軍事演習。若由中俄戰區和軍區輪流舉辦,循「北部•聯合2023」—「中央2024」—「南部•聯合2025」—「高加索2026」—「東部•聯合2027」—「西方2028」—「中部•聯合2029」—「東方2030」模式,不僅可節約演習成本,不致造成區域緊張情勢過度升高,亦可達成所望演習成效。

「北部・聯合2023」具備三項特點


•解放軍北部戰區主辦,但演習區域位於日本海中部;齊齊哈爾編隊於7月15日中午在青島軍港啟航,北部戰區司令員空軍上將王強親赴碼頭送行,顯示共軍高層對中俄聯合軍演的重視。

•聯合軍演結束後,中俄艦艇駛海參崴短暫休整三天,進行油、水、糧秣補給,雙方並派代表參加街頭籃球、拔河比賽、交換紀念品等文體活動,為緊張的演習沖淡一些硝煙氣息,並展現兩國海軍的友好軍誼。

•演習徽章圖案顯示機艦在日本海到西北太平洋範圍活動,預示「北部•聯合」系列未來都將在日本海進行,接續並將在西北太平洋聯合巡航,中俄艦船編隊連續三年駛抵白令海,凸顯東北亞戰略通道安全的重要性。

附表 「北部・聯合2023」軍事演習中俄參演兵力

國家

           

       

中國

邱文生少將

聯合演習指揮官

齊齊哈爾艦(121

052D型驅逐艦兼聯合編隊指揮艦(旗艦)

貴陽艦(119

052D型驅逐艦

日照艦(598

054AD型護衛艦

棗莊艦(542

054A型護衛艦

太湖艦(889

903型綜合補給艦

-9艦載反潛直升機

4

-20、殲-16、空警-500、直-20

10

俄羅斯

卡扎科夫(Valery Kazakov)少將

聯合演習副指揮官

特里布茨海軍上將艦(564

1155型反潛作戰艦

潘捷列耶夫海軍上將艦(548

1155型反潛作戰艦

齊登扎波夫艦(339

20380型飛彈巡邏艦

轟鳴艦(337

20385型飛彈巡邏艦

包括杜布納級油水補給艦在內的兩艘軍艦泊港待機

判係參加第三次聯合巡航

潛艦

1-2

-27PL艦載反潛直升機

2

伊留申-38巡邏機、蘇-30戰機、卡-28直升機

10餘架

資料來源:江炘杓根據網路公情製表。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