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安全

新施政方針下日本數位戰略發展趨勢
瀏覽數
117
2022.02.15
作者
IMG_2364 - 複製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詹祥威 政策分析員

新施政方針下日本數位戰略發展趨勢
網路安全與決策推演研究所 詹祥威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數位改革、地方振興、數位安全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月17日,在第208屆國會上內閣總理大臣岸田文雄發表施政方針演說。當中提及,後續施政將包含針對經濟安全戰略的再強化,包含水電通訊等基礎建設、供應鏈安全、專利保護,以及透過數位化改革發展戰略推行「新資本主義」,以紓解高度城鄉差距及少子高齡化等長期難以解決的議題。[1] 本文將針對新施政方針後日本可能的數位戰略發展趨勢一事進行探討。

城鄉差距與少子高齡化促使改革加速


「數位改革(デジタルトランスフォーメーション, DX)」[2] ——雖是近幾年爆紅的議題,但在日本並非憑空誕生的觀念。早在19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時,就反思美國當時以軍用科技導入民間發展出的IT(Information Technology,資訊科技)產業帶動美國經濟發展,因此在日本也開展了IT產業的投入。然因諸多因素,IT產業在日本發展的過程充滿崎嶇,網路與資安領域更未能有相對進展。到2016年全球在物聯網、數位金融逐漸成熟的階段,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安倍經濟學」的整體框架之下,參考了德國工業4.0提出「日本再興戰略——第4次産業革命」發展戰略;當中著重導入IoT(Internet of Things)物聯網以活化中小企業、善用科技輔佐建設先進智慧工廠、數位化管理投入地方振興與活化,以及強調加強金融科技(FinTech)的整體產業強化等。[3]

當前岸田首相所提出之經濟安全戰略、供應鏈安全以及關鍵基礎建設的強化,都可視為是過去再興戰略的廣化與深化。為強化數位改革而於2021年新成立的數位廳(デジタル庁),主要著重在實現數位社會的結構改革、推進全面數位戰略等轉型目標,實際是將上述「再興戰略」諸多領域中的數位化部分獨立拉出至國家戰略發展層級。

近十年日本面臨高度國安問題其中包含少子化、高齡化及城鄉高度差距,當前農村人口不僅不到全人口的10%,更面臨高齡化的危機。[4] 從內閣府發布的高齡社會白皮書可知,2021年65歲以上的高齡人口佔總人口比例為28.8%,出生率僅每千人11.1人,按人口推估到2053年將跌破1億的全國總人口,[5] 不僅對日本造成整體國家發展衝擊,更是國家安全層級的嚴峻挑戰。因此就其國家安全與整體發展層面,政府以總體戰略高度加速推動數位化轉型有其原因與必要。

數位發展戰略結合產業轉型升級


由於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的相關高標準,日本自然強調全面調整國內產業結構以配合協定下的市場發展,尤其是過去結構失衡下的農林水產等傳統產業,因此當前發展戰略強調以物聯網及5G網路的架構擴展,導入數位化管理並以新興科技輔佐;過去需要較多人、物力的活動,例如農產生產種植管理,或空閒農地的標示與統計等,透過數位化改革輔助地方政府達成精簡人力與精準資源投入,為地區的產業管理與轉型做出適切規劃。

另日本產業結構高達70%為廣義服務業,占整體就業人口的80%,其中金融保險業雖僅佔3.1%,但幾乎是所有行業都須仰仗的服務,因此數位發展戰略相當強調金融中介功能加強,例如放寬商業貸款可行性評估、導入科技以提高金融核心業務支持力度等;在生產力提升層次上,包括利用資訊技術以加速中小企業轉型、提高中高階管理者對新興科技的應用,以促進或完善投資與營運環境等。

此外,透過5G網路的加速鋪建,目前推動的數位戰略也預期可刺激「地方創生(地方再造)」,[6] 以舒緩城鄉差距與部分人口高度集中的困境。2021年汽車大廠豐田就與地方政府合作,在靜岡縣裾野市建設一個5G網路的智慧互聯網未來城,透過導入人工智慧、全球交通行動服務(Mobility as a Service, MaaS)以及數據分析等,嘗試分析城市的交通與整體基礎建設,期能對城市全盤規劃進行改造,進而達成低碳排放的目標。[7] 另一方面,在缺少勞動力人口及足夠預算支持的小城鎮,透過數位金融或經貿服務系統的導入,在與民生緊密的領域將行政措施簡便化、服務效率化、人力精簡化,亦是數位戰略層面刺激地方創生的實際作為與規劃。[8]

安全保障仍是有待克服的挑戰


有趣的是,日本作為科技與金融大國,其網路安全卻一直備受質疑。包含過去多次發生的索尼(Sony)Play-station遭駭而使上億筆顧客資料流出,[9] 承包防衛省工作的電機大廠三菱(Mitsubishi)也傳出遭到駭客入侵,客戶資料疑似遭到外洩,[10] 日本電氣(NEC)的國防事業部被駭客入侵損失高達 2.8萬份檔案。[11] 其他如資安大臣未曾使用過電腦,或數位廳官網第一天上線就癱瘓等軼事更是令人莞爾,而這些層出不窮的資安事件也顯示日本的數位安全保障是其數位戰略發展較為脆弱的一環。

在過去,數位安全工作散落在內閣網路安全戰略本部下的網路安全中心(National Center of Incident readiness and Strategy for Cybersecurity , NISC)、經濟產業省、警察廳等部會中,而今數位安全工作大多整合進正式運作的數位廳,其預算高達3,000億日圓並有至少393名職員,所能承擔網路安全與數位發展的工作必然較過去的單位更為充足,未來內閣網安中心與數位廳在網路安全的分工,能否加速日本在數位安全保障層面的發展有實質突破,使日本重振數位IT大國的地位仍待觀察。

再者,當前日本政府將與盟邦共同合作,以達成數位改革目標並強化數位安全與建構自由、公平與安全的網路空間。例如加速智慧城市、數位空間等領域「安全與維護」相關準則與行為規範的制定,並導入「政府資訊安全評估系統(Information system Security Management and Assessment Program, ISMAP)」等,期使產官民學研在制定網路安全相關行為規範或標準時,都能有較為一致的依據,進而達成全體相互合作共同確保網路安全的目標。

對台灣而言,當前成立之數位發展部員額約100人,設部長一人,以及十四職等政務次長二人,整體規模約等同經濟部及被取代的科技部,對比人口為台灣6倍的日本,三分之一的員額規模並不算少。在日本強調與盟邦保持高度合作的前提下,網路、資通與數位安全等亦或數位發展領域,包含標準制定與6G發展戰略,或數位化人才培訓與交流等項目,都是台灣可與日本加深交流範圍,尤其數位金融與跨國網路安全規範等統整適用上,透過雙邊交流俾使台灣符合適用標準,勢必對我加入CPTPP的爭取有所助益。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