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

解放軍東部戰區配備新式無人地面載具
瀏覽數
1895

解放軍東部戰區配備新式無人地面載具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所 許智翔博士後研究
關鍵字:解放軍、無人地面載具、無人機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根據中央電視台《CCTV》於202116日年初開訓的影片報導,中共在共軍東部戰區展示了地面部隊與相當數量的小型無人機(Unmanned Aerial Vehicle, UAV),以及新式無人地面載具(Unmanned Ground Vehicle, UGV),並公布協同作戰的影片。影片中可注意到,此型UGV裝備有光電/紅外線(Electro Optical/Infrared, EO/IR)感測器、進行偵蒐槍榴彈發射器,可進行接戰的UGV亦在報導中現身;由於2020年共軍曾在報導中揭露一款UGV投入運用,故可注意到共軍地面部隊可能繼無人機之後,正加強地面無人載具的研發與配備。[1]

共軍加強無人地面載具運用

中共致力發展各型UAV已有多年時間,透過各種媒體報導及照片演訓等,可注意到解放軍陸軍已運用多種不同等級的UAV,協助其地面部隊執行任務。近年關於共軍地面部隊運用各型UAV的報導甚多,例如解放軍陸軍及武警特戰部隊在2019年底的反恐演練中運用小型UAV協助城鎮作戰;[2]2020年中共也在媒體披露西藏軍區砲兵單位運用較大型且類似ASN-207UAV的影像。[3]此外,若觀察媒體消息,更可注意到小型UAV被共軍運用於西藏,在偏遠及交通困難的高原地形透過蜂群運送物資。[4]這些報導及影像儘管多用於對外宣傳軍力,然也符合其近年「無人化」及「智能化」發展方向,相當值得關注。
然而在UGV方面,解放軍投入較晚,2020年解放軍陸軍即宣布北方工業研製的「銳爪1UGV已服役,而此次共軍開訓報導中出現第二款類似裝備,似顯示共軍將強化發展UGV。不論2020年的「銳爪1」,還是本次開訓報導中出現的新式UGV,其設計與功能仍相對單純,以裝備感測系統及輕武器為主,顯示其用途仍在輔助情監偵(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 ISR)並以輕武器進行火力支援為主。

地面無人系統為未來重要裝備發展方向

在陸上軍用裝備的發展上,無人系統近年頗受重視,除各式UAV蓬勃發展之外,美國、俄羅斯及歐陸多國亦正在關注UGV研發。
如同UAV的發展可追溯回1917年,UGV的概念也同樣起步甚早,在戰間期(Interwar period,兩次大戰間)就已逐漸出現遙控車輛、甚至遙控戰車的概念與研發。而綜觀目前各國發展趨勢,可以注意到現代機器人技術發展,及靈活更換各種頻譜感測器與多種武裝的UGV,展現執行護衛、運輸及ISR的能力,甚至成為肩負重要彈藥投射載台等不同任務的角色。不過UGV在運用上會面臨因各種地形、地物造成訊號傳輸及行動上的阻礙,將成為發展時的重要挑戰。
儘管如此,在俄羅斯及美國等大國未來的地面部隊發展藍圖中,UGV的進一步運用都成為重要的一塊拼圖。不論在美國的下一代戰鬥車(NGCV)計畫,還是德法聯合研製的下一代主戰車(MGCS)計畫中,UGV都將成為其中的重要發展項目。同時美軍在未來車輛上也正以「可選擇載人」(optionally-manned)為重要發展方向;俄羅斯在運用概念上則更大膽地將無人地面載具視為重要的作戰主力,早在2015年就提出2025年時將部署30%動能武器(kinetic weapons)在無人載台上的願景。[5]由目前各國發展來看,除設計全新UGV車種外,改裝老舊車輛為UGV也是可預期的方向。
目前在解放軍釋出的影片中所見的UGV雖僅配備輕武裝及EO/IR系統,未來類似裝備及運用概念如發展成熟,仍可為其地面部隊作戰帶來更大的彈性與效率。在台海作戰環境中,UGV可強化ISR、戰場覺知,及作為額外的武器投射載台、運輸等多用途能力,將可在擁有複雜地形的台灣地面作戰中,發揮相當輔助作用。儘管UGV仍需在控制及通訊傳輸技術上求得突破,以克服複雜地形造成的限制,然其未來發展潛力及可能帶來的效益,值得國軍在發展UAV戰力的同時加以注意;此外,由於中共已經開始加強發展此類系統,台灣也須同時注意地面戰可能遭遇之UGV威脅。

[1] Gabriel Dominguez and Melanie Rovery, “PLAGF unit in Eastern Theatre Command deploying new tracked UGV,” Jane’s Defence Wekly, January 7, 2021.
[2] Andreas Rupprecht and Samuel Cranny-Evans, “PLAGF, PAP special forces broadening use of small UAVs,” Jane’s Defence Weekly, January 8, 2020.
[3] Gabriel Dominquez and Samuel Cranny-Evans, “PLAGF bolstering capabilities of its artillery units with new equipment deliveries,” Jane’s, October 22, 2020, https://bit.ly/2YcBDDV.
[4] “Drone Delivery Drill Amid Reports of China-India Disengagement,” Defense World, September 11, 2020, https://www.defenseworld.net/news/27836#.YAftNugzaUk.
[5] Sebastien Robin, “Yes Russia Does Have a Fighting Robot (But It Isn't Very Good),” National Interest, March 11, 2020, https://bit.ly/2NByifA.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