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情勢

美、日、菲三國海巡聯合訓練的形成與未來發展
瀏覽數
1530
2023.06.05
作者
沈明室
國家安全研究所 沈明室 研究員兼所長

關鍵字:美日同盟、美菲同盟、海岸巡防、聯合訓練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一、美日菲海巡聯合訓練的背景


中國利用海上民兵或是海警船進行灰色地帶的威脅與行動,一直是第一島鏈國家在海事安全上的困擾。例如,中國海上民兵多次在南海針對鄰近菲律賓的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及牛軛礁(Whitson Reef)進行包圍及騷擾,令菲律賓不堪其擾。2023年5月1日,中國0524海警船與兩艘菲律賓海巡艦在仁愛礁(Second Thomas Shoal)附近危險接近,引起菲律賓嚴重關切。[1]中國海警船近期也到釣魚台附近海域,進行主權宣示,次數越來越頻繁,使用船隻噸數越來越大,這些大型船隻還攜帶76公厘的火砲。[2]就算是海軍強國的美國也無法避免來自中國漁船的騷擾,從2009年美國海軍情報蒐集船無暇號(Impeccable)被中國漁船騷擾後,美軍無武裝的船艦進入南海,也都可能面對中國民兵船的騷擾與衝撞。[3]

面對這樣的衝擊事件,美國軍艦倍覺困擾,因為這些海上民兵船不會直接衝撞大型軍艦,但是對於無武裝的情報蒐集船或是水下無人偵蒐器材,卻可能造成威脅。但發生時,大型軍艦又無法立即前往護航,造成處理上的困擾。事實上,從前年開始美國固定巡弋印太第一島鏈的第七艦隊已經結合美國海巡船艦進行聯合巡弋,或者是共同執行海上巡護安全任務。[4]海巡艦主要就是針對海警船及海上民兵船的執法。

日本與中國在釣魚台有主權爭議,中國海警船也會定時至釣魚台海域附近巡邏,以彰顯主權。過去日本海上保安廳與中國海警船對峙情形並不少見,日本也對中國騷擾難以應處。日本海軍無正當名義攔查或驅離,日本公務船則因為噸數較小,在海上攔阻效果有限。菲律賓則因為海軍及海巡實力薄弱對於中國海上民兵的襲擾或包圍,根本無力反制,只能寄望譴責與盟國海軍的協助,維護相關島嶼主權。

綜合而言,美國、日本本來就以海巡船隻進行主宣示及驅離行動,美國雖然在西太平洋沒有需要捍衛主權的島嶼,但是美國同樣對中國海上民兵灰色地帶行動深感困擾,如果能夠與第一島鏈國家合作,進行海巡船艦聯合巡航,一方面可以協助盟國抗衡中國灰色地帶襲擾,也可藉由區域盟國協助,防範中國海上民兵船對美國軍艦的騷擾。美國海巡部門已經和台灣簽署合作備忘錄,內容雖未公布,但是兩國對於第一島鏈或是台灣東部中國民兵船或是海警船騷擾的共同防衛意圖非常明顯。在東海、台海及南海衝突議題逐漸一體化情況下,美國更需要與台灣、日本及菲律賓強化海巡合作。只不過,因為中國因素,美國與台灣海巡合作只能低調進行。

二、美日菲海巡聯合訓練概況


根據媒體報導,美國、日本及菲律賓從6月1日開始,至6月7日為止,將在南海周圍海域、菲律賓呂宋島中部巴丹省(Bataan)附近實施「肩並肩」(Kaagapay)海上訓練,除了三個國家之外,澳洲被邀請成為觀察國,觀摩相關訓練及演習。在這次演習中。菲國出動「梅秋拉.艾奎諾號」(Melchora Aquino)多功能巡邏艦、「嘉布瑞拉.席蘭號」(Gabriela Silang)近海巡邏艦、「長灘島號」(Boracay)巡邏艇和一艘44公尺長的多功能巡邏艇。[5] 其中,梅秋拉.艾奎諾號由日本三菱重工為菲國海巡隊建造,2022年才交艦服役。[6] 美國派遣海巡艦史特拉頓號(USCGC Stratton WMSL-752)及日本秋津洲號(Akitsushima)大型公務船,由三個國家進行反海盜演練及攜帶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船隻攔截演練。

名義上雖說進行反海盜演練,但是在菲律賓海域比較少海盜事件發生,麻六甲海峽才是海盜猖獗海域。但此次聯合訓練將中國海上民兵的因應處理比擬為海盜劫持,雖不離譜也很有創意。對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船隻的攔截演練,也可能針對北韓船隻,及中國受到制裁後出口管制船隻航運的攔檢行動。

根據菲律賓海巡部門發言人巴里洛(Armand Balilo)的說法,此次演習三國除六艘船艦及400名人員參與外,也派出一艘「假想敵船隻」進行對抗演練,並模擬直升機進行搜救行動。主要目的是「透過通信練習、操作技巧演練、圖像訓練(photo exercises)、海上執法訓練、搜救和通行演練等,提升三國的相互間作戰能力(interoperability)」。[7]相互間作戰能力是指不同國家之間的武器平台及部隊,在共同實施達成某項軍事任務時,彼此之間的指揮管制與通信電子、聯合情監偵的整合,而且在不同分工之下,可以擴大作戰及演習的效果。

三、未來發展


(一)澳洲海巡船艦未來可能加入


澳洲雖然以觀察國的身分加入,但是以美國在第一島鏈的聯合部署來看,南海屬於澳洲的責任區,為了擴大海巡聯合防衛的效益,將會邀請澳洲海巡船艦加入。或者以此為基礎,向外擴大邀請南海周邊國家加入。因為海巡軍艦訓練及演習的內容與主題,屬於海上安全及非傳統安全性質,並非海上作戰行動,不致引起軍事衝突。

(二)台灣海巡加入可行性


此次演習區域在菲律賓巴丹省附近舉行,明顯的以南海北部及巴士海峽為主要任務區域。這個位置鄰近台灣南部海域,如果台灣加入演習訓練,不僅可以增加船艦數量,也可以提供相關補給設施。尤其面對中國海巡艦時,台灣船艦可以發揮語文溝通及掌握中國海上戰略戰術的優勢。如果演習區域向台灣東部延伸,台灣也可以提供地利之便的各項協助。在台灣與美國海巡建立合作機制下,可以先派遣觀察員參與海巡相關演習,未來合作應該可以水到渠成。

(三)海巡演練與海軍演習的整合


過去美國、日本、菲律賓,甚至加上澳洲,在西太平洋實施聯合海上演習的次數非常多,個別國家海軍巡航時,也會派遣海巡軍艦陪同。此次聯合演練雖以海巡為主,但是未來南海的海上衝突,可能結合海上民兵、聯合攔檢與海上軍事衝突,依照情勢擴大或是直接從海上漁事糾紛直接跳躍海上軍事衝突。如何將此想定納入各國海巡與海軍的聯合訓練非常重要。尤其海巡軍艦是否能夠立即轉換成為海上作戰艦艇,也是掌控情況,獲得有利態勢的關鍵。美國第三艦隊已經將海巡納入,[8]各國海巡也應及早納入海巡與海軍的整合型訓練。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