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情勢

中國南海軍演踩出「九段線」外
瀏覽數
195
2022.03.14
作者
黃宗鼎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黃宗鼎 副研究員

中國南海軍演踩出「九段線」外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黃宗鼎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南海、軍演、九段線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自今(2022)年2月27日至3月15日,解放軍於南海海域計有三場軍事活動接力進行。中國南海海事局於2月25日、3月1日及3月4日針對該等軍事活動發布航行警告,藉以禁止船舶駛入。其中最受矚目者,乃是就本月4日至15日之軍事演習所發布的航行警告。[1]

一、此次航行警告的特異之處


其一,發布航行警告之名義特殊。當前中國海事局海南海事局發布航行警告之名目主要有「實彈射擊」及「軍事訓練」兩種。惟此次航行警告卻係以「軍事演習」為名,本月前以「軍事演習」為名來發布航行警告,乃是在2021年5月29日。即便是去年8月6日至10日為反制美方「2021大規模演習」,劃設禁航範圍高達10萬平方公里的航行警告,也僅係以「軍事訓練」為名。

其二,禁航時間過長。綜觀一年以來南海航行警告其禁航時間達10天者,乃2020年底至2021年初於海南島東南部暨西南部等三處海域所舉行的軍事訓練,具體管制時間為2020年12月29日至2021年1月7日。惟此次禁航時間卻長達12天。

其三,該演習所劃水域範圍,乃是自2021年10月31日至11月3日三亞東南海域軍事訓練以來,中國於南海所劃設的最大面積禁制區域(約448平方公里)。此與經常在海南島東部沿海因軍事活動關係,以不特定點劃設半徑3至6海里(前者如2021年4月25日、後者如2022年2月27日至3月1日所實施之軍事訓練)之範圍相比,著實存有不小的差距。

其四,軍演踩出「九段線」外,近逼越南領海。當前中國發布南海航行警告之區塊,主要在北部灣海域、海南島東側近海海域,以及三亞港外海三處。絕大多數的航行禁制標的,係落在海南島東側海域,北部灣最少。又以三亞港外海來說,其航行禁制標的尚且可分為東南、正南及西南三處海域。至於此次的軍演禁航海域,雖可歸屬於三亞港西南海域一面者,但由地理座標來看,已然踩出「九段線」之外,且至少有三分之一的軍演禁航區域,落於「九段線」靠越南一側,據筆者粗估,該區域距離越南本土領海界限,僅約50海里。

二、發布此次航行警告之動機並不單純


根據「推特」帳號Duan Dang(@duandang)所稱,中國在上揭海域舉行演習,主要是掩人耳目,據以對失事之解放軍軍機運-8(應係反潛機)實施搜救。越人Duan Dang以其獨家消息指出,一架運-8軍機於該海域東北方(粗估約於三亞港西南53海里處)墜海,故中國海事局於本月1日至2日首先在該處實施禁航。至於在該處西南方(粗估10海里之距),亦即本次之航行禁制區域,則為解放軍擴大搜尋機骸之範疇。Duan Dang並指出,本月7日至8日有中國海警船5901、5304、5401三艘及配備載人潛水器之「探索一號」、「探索二號」活動於本次之禁制區域。[2]

有鑒於此次航行警告的四點特異之處,乃至於本月1日至2日之航行禁制,係以罕見之2300作為起始時間,使得Duan Dang所述者,在未獲主流外媒報導之下,容或有幾分說服力。

三、此次演習「踩線」可能造成之後果


對於中國所發布的南海演習通告,越南外交部於3月7日記者會上僅表示:「建議中國尊重且不得侵犯越南專屬經濟區和大陸礁層,不採取使形勢複雜化的行為」。此種制式語彙,顯示河內可能尚未意會到此次演習劃設區域突穿「九段線」外的指標性意義,亦或刻意保持低調以避免衝突。惟無論如何,該演習即令是一次搜救作為,其仍然是中國片面依照《海警法》在「管轄海域」(實際上是緊鄰越南本土領海處)劃定海上臨時警戒區的一項「複雜化行為」。尤有甚者,係中國之南海維權行動不再僅限於「九段線」內圍,而是踩出「九段線」,進一步侵越南海沿岸國家之近海。

本月7日中國外長王毅在兩會記者會上,承認「南海行為準則」之磋商進程受到影響。可以說,為了處理好王毅所稱「正確看待分歧」及「堅決排除域外干擾」兩件事,中國一面喊話地區合作,宣稱將為域外國家合法權益提供更有效保障,一面藉由軍演踩出「九段線」,施壓東協儘早與其完成「南海行為準則」。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