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情勢

印度出售越南反艦飛彈的意涵及影響
瀏覽數
1505
2023.07.04
作者
沈明室
國家安全研究所 沈明室 研究員兼所長

關鍵字:南海問題、印越合作、反艦飛彈、中越關係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印度出售越南反艦飛彈的原因


媒體報導,越南國防部長潘文江大將赴印度訪問,並拜會印度總統莫爾穆,並與印度達成軍事合作協議。印度將贈送一艘護衛艦給越南,下一步將出售越南印度的布拉莫斯(BrahMos)反艦飛彈,數量大約是3至5個營,100至160枚的反艦飛彈。這是印度出售菲律賓同型飛彈後,又再次出售給南海周邊的國家,藉以協助越南維護南海主權,提升陸地反艦作戰能力的意圖非常明顯。

布拉莫斯反艦飛彈係由俄羅斯及印度合作研發生產的超音速反艦巡弋飛彈,一般認為此型飛彈具有精準遠程打擊的能力,在國際上頗具知名度。其射程大約250至300公里,印度改良型可到500公里。可以由水面艦艇、空中戰機、水下潛艦及陸地機動平台發射,可由高中低三種高度模式攻擊目標,亦可攻擊地面目標。越南若沿著海岸線部署這些反艦飛彈,可以對南海西側造成箝制的效果。

越南在2009年向俄羅斯購買6艘基洛(Kilo)級潛艦,訓練及後勤皆由印度協助。越南也購買俄羅斯「俱樂部-S」(Club-S)反艦飛彈配置在基洛級潛艦內,但因為屬於次音速飛彈,射程僅220公里,性能遠遠不足於布拉莫斯。如果能夠像印度一樣將布拉莫斯裝置於基洛級潛艦內,可增強越南的水下反制能力。俄烏戰爭之後,來自俄羅斯軍備可能因為俄羅斯前線需求及後勤生產以烏克蘭戰爭優先下,越南必須另尋武器管道。冷戰時期與前蘇聯、越南關係密切的印度,就成為越南獲得軍備反制中國南海軍事擴張的最佳選擇。

印度出售越南反艦飛彈的意涵


越戰期間,中國曾經派遣部隊援助北越對美國的戰爭,但是在越南統一後,因為越南介入柬埔寨內戰,加上中越邊境零星衝突,鄧小平在三下三上掌權後,亟欲建立軍隊權威,遂於1979年發動對越南的戰爭。中國在佔領20餘個城鎮後撤離,在1988年又爆發兩國的兩山戰役。[1]

越南在蘇聯崩潰之後,失去重要的支持,遂改變政策與中國簽訂陸地及海上的邊界協定,甚至失去部分領土。但因為越南長期以來就在防範中國威脅,即使同為社會主義政權,陸地戰爭的教訓,以及海上主權的爭議,仍使越南對中國存有戒心。表面上和平相處,但是經濟與軍力落差下,表面上維持合作,但又採取防範中國擴張的態度。

越南主要武器系統來自前蘇聯及俄羅斯,前蘇聯垮台之後,越南主要依賴俄羅斯,與俄羅斯合作研發生產武器系統。印度同樣也沿襲前蘇聯及俄羅斯的武器系統與規格,在俄羅斯的主導下,冷戰時期印度與越南本來就關係密切,在戰機與潛艦訓練及後勤的合作非常密切。當越南面對中國在南海以九段線強勢主張領海主權下,越南必須加強本身的海上武力,印度本身建立非常強大海軍武力,自然成為越南尋求合作對象。

而且越南或印度分別在南面及西面與中國有領土及領海主權爭議,在地緣戰略促使兩國必須合作。尤其印度積極向印太區域發展,需要越南作為中繼基地。2022年越南和印度簽署協定,雙方可以互用對方的軍事基地,以方便維修保養及補給。透過印越合作的升級,讓越南可以獲得更多印度軍事科技,印度以越南為基地,向太平洋擴大影響力。[2] 印度贈送軍艦及出售反艦飛彈,使越南提高海上作戰能力,增強印度及越南國的軍事合作與互信。印度與越南軍事合作可望進一步加深兩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印度出售反艦飛彈的影響


一、越南反艦作戰能力的提升


越南擁有漫長的海岸線,但仍以陸軍為主,對海岸線的維護必須依賴岸防遠程火力或反艦飛彈。越南目前擁有堡壘-P(Bastion-P)和蘇聯時期購買的4K44(Redut)和4K51(Rubezh)岸置反艦飛彈,另外還有自行研發國產VCM-1反艦飛彈。這些飛彈配置在越南海軍4個岸置反艦飛彈旅,如裝備4K44岸置反艦飛彈的第679旅、裝備4K51反艦飛彈系統的第680旅、配備以色列的遠程制導火箭砲的第685旅、裝備堡壘-P的681旅。[3]

4K44岸置反艦飛彈最大射程可達350公里,飛行速度僅1.3馬赫,對海火箭砲射程約150公里,但是不夠精準。自製反艦飛彈雖然較新,但系統及性能尚待檢驗。越南購買的岸基型布拉莫斯,包括機動指揮所和4至6個發射車,機動能力較強,每輛發射車配備3枚飛彈,可同時攻擊3個不同目標,配備慣性導航系統和全球定位系統。[4] 毫無疑問的,在越南獲得布拉莫斯反艦飛彈後,越南在岸防或海軍反艦作戰能力將大幅提升。

二、印度與越南國防工業合作越趨緊密


越南自製VCM-1反艦飛彈,主要仿製俄羅斯的反艦飛彈而成。雖然宣稱自製,但是外型與俄羅斯的Kh-35UE Bal反艦飛彈非常類似。如果俄羅斯無法提供主要核心的系統及零附件,此行反艦飛彈的後續供應將受到影響。在此考量下,越南思考與印度的合作研發及生產。2003年5月,兩國發表《全面合作框架聯合聲明》,提高國防安全合作的層級。2007年兩國又簽署新的防務安全協議,建立新戰略夥伴關係,印度表示將優先向越南出售飛彈、戰機等武器;爾後,印度及越南在聯合訓練、情報分享也已完成合作。

印度現任總理莫迪上台後,強化與越南的合作。例如,2014年,莫迪承諾要幫越南實現軍事現代化,隨後簽署《2015-2020年印越國防合作共同願景聲明》,並且擴大兩國海上安全合作和軍事訓練。印度與越南於2022年6月簽署後勤支援備忘錄,為武器系統後勤供應奠定基礎。根據印度媒體報導,此次越南國防部長潘文江上將訪問印度時,專程參訪印度國防部旗下「國防研究暨發展組織」(Defens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DRDO)總部,討論如何透過國防研究與共同生產提升彼此國防產業水準,[5] 可以預見布拉莫斯是兩國未來合作的指標性系統。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