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中共藉「宗教中國化」加大對社會控制
瀏覽數
797

中共藉「宗教中國化」加大對社會控制
中共政軍與作戰概念研究所 方琮嬿助理研究員
關鍵字: 宗教中國化、社會維穩、宗教控制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中共於2021123日至4日召開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主題為如何持續並加強「宗教中國化」。[1]「宗教中國化」一詞於2012年出現在一場由北京大學與中國社會科學院舉辦的專家座談會,是中共為了要強化對宗教控制,對社會「維穩」所發展出的強硬政策。在國際社會因中國人權問題從批評轉為行動抵制之際,「宗教中國化」的加強顯現中共在宗教上仍維持一貫強硬態度。

宗教中國化的演變

中共近年的宗教政策大致可分成三個階段:2015年至2019年為「愛黨化」時期,政府透過推動寺廟教會升國旗唱國歌、讚揚習近平等「愛國主義」舉動來要求宗教團體支持黨並且為黨服務。同時針對基督教、伊斯蘭教、佛教等宗教,拆遷教會寺廟建築、逮捕地下集會組織、藉由登記註冊規定來遏止未登記組織的運作,並加強控管取得許可的組織。
2020年後的「去宗教化」時期,政府的打壓延伸到一般人民的日常節慶習俗中,[2]特別是在地方政府紛紛推出獎金機制鼓勵民眾舉報非法宗教活動後,[3]人人草木皆兵,造成日常生活中任何帶有宗教意涵的行為都可能違反「宗教中國化」而被懲罰的亂象。例如:202011月底,哈爾濱一所大學的宿舍管理員因為在感恩節發放糖果而被舉報,校方支持舉報並回應「學校不提倡有宗教色彩的洋節進校園,堅決禁止宗教活動進校園」[4]
2021年的全國宗教會議則宣告中共進入下一個階段——除了持續打壓宗教團體外,中共欲更積極對宗教組織及社會強化黨的控制。從2016年的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內容即可看出差別:與2021年的會議內容相比,2016年的工作報告提出藉由群眾組織如:工會、共青團及統一戰線 : 社會主義、愛國主義 來宣傳黨的政策並影響與論,甚至提到與宗教界「團結合作,以理服人,以情感人」,但這些字詞並未出現在2021年的會議內容,更多的是類似「黨委領導」、「從嚴治教」等高舉黨與法治的內容。網路治理方面,2016年的會議內容強調透過網路宣傳政府宗教政策,而2021年的會議只重申對網路的加強管理。[5]這樣的變化暗示著中共自2021年來對於宗教團體的因應已由「收編與打壓」並行轉為更加高壓的「由黨全面深化控制」路線

宗教中國化的影響

由此可見,即使在國際社會與日俱增的批判聲浪中,中共仍繼續強化對宗教團體的打壓與控制。強硬的宗教政策源自於中共的治理邏輯:西方宗教與外國的淵源及連結衍生的「境外勢力」威脅、加上西藏與新疆等少數民族的衝突攸關邊境安全與政權穩定,使得中共趨向高壓手段來遏止宗教團體的抗爭。在此發展之下,人民擁有的宗教信仰空間將更加縮限,雖短期內可達到中共維穩的目的,但強硬侷限社會宗教自由恐引發更多問題。第一,不論是被收編後或者是由黨指派的宗教菁英是否真能帶領信徒服從於黨?基層的信徒不一定會接受這些菁英,兩者之間的衝突反而會引發更多反彈與抗爭。再者,宗教組織原本提供的功能,如統戰、社會救濟等恐怕會因宗教系統的改變而消失,[6]屆時勢必會提高政府的治理成本。在多國政府紛紛外交抵制北京冬奧的情況下,中共對內部宗教的極度打壓反而會增加社會的不穩定,形成內外交迫的風險。

[1] 〈習近平在全國宗教工作會議上強調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 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李克強主持 栗戰書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出席 汪洋講話〉,《新華網》,2021年12月04日,http://www.news.cn/2021-12/04/c_1128131454.htm
[2] 王韻,〈中國大陸「宗教中國化」信仰現狀與衝突〉,《交流雜誌》,第177(20216月),https://www.sef.org.tw/article-1-129-12915
[3] 葉佳佳,〈籲全民迫害宗教:中共設高額獎金煽動舉報被其查禁宗教團體《寒冬》,20200731https://zh.bitterwinter.org/ccp-offers-high-monetary-awards-to-those-who-report-on-banned-religious-groups/
[4] 〈感恩節:中國哈工大宿管員派糖果遭學生批評「過洋節」,校方支持舉報〉,《BBC News 中文》,20201127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ese-news-55099127
[5]〈習近平:全面提高新形勢下宗教工作水平〉,《新華網》,20160423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6] 民間信仰 (: 媽祖) 被收編後,成為中共對外(特別是對台)大外宣及統戰的工具。詳細內容見古明君,〈作為中共發揮海外影響力工具的媽祖文化《中國大陸研究》,624(20191227),頁103-132
行動版選單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