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政

中共恐利用「白紙革命」強化社會控制
瀏覽數
1077
2022.12.15
作者
劉姝廷
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 劉姝廷 政策分析員



關鍵字: 白紙革命、社會控制、統戰邏輯
(本評析內容及建議,屬作者意見,不代表財團法人國防安全研究院立場)


2022年12月1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表示隨著Omicron病毒株的「致病力減弱」,加上疫苗接種普及與防控經驗的累積,中國疫情防控面臨「新形勢新任務」,暗示未來防疫政策的調整。[1] 12月7日,中共發布《關於進一步優化落實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通知》,未再提及「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要求「不得採取各種形式的臨時封控」,並放寬之前「核酸檢測」與「居家隔離」等防控措施。[2]

中共此一政策轉向,被外界視為對近期「白紙革命」的讓步。[3] 然而,就中共長期的宣傳手法來看,本文認為此僅是內宣系統因應危機首先啟動的輿情疏導,伴隨著審查、監視與警察機制的強化,中共的社會控制正處於蓄勢待發的階段。接下來,中共可能運用統戰邏輯,製造和擴大宣傳「反反聲音」,[4] 進一步孤立和集中打擊抗議對象。中共或在這一鬆一緊間,利用「白紙革命」再次強化對社會的控制。

監視下的輿情疏導


從疫情期間中共的內宣表現來看,其已開始關注情感與情緒等感受層面,[5]例如2020年疫情爆發初期,面對方艙醫院的爭議,中共官媒發展「慢直播」,開放民眾線上「監工」與留言,藉此疏導民意。[6] 面對如今「白紙革命」眾多的壓抑與不滿,官媒不再提及「動態清零」政策以免進一步刺激民意,代之而起的是較為柔性的「優化防控措施」,正顯示中共宣傳機制具有彈性的回應特徵。

另一方面,我們亦須注意到宣傳與維穩是一體的兩面。在中共官媒看似順應民意的同時,背後的監視正在進行。「白紙革命」得以讓中共清楚掌握:哪些人在進行抗爭?他們的訴求為何?以及影響程度等,待中共充分掌握輿情走向並鎖定特定對象時,便將擬定相應的反制或箝制策略。這方面的徵兆,包含南京傳媒學院學生李康夢據傳被帶走,[7] 以及網路上陸續傳出中共警察機關開始「秋後算帳」的訊息等。[8]

等待「反反聲音」的出現


在中共順勢鬆綁防控措施之後,中國社會開始瀰漫對疫情擴大的擔憂和跡象,[9] 例如藥品缺貨與醫院爆滿的現象,[10] 甚至醞釀反對「白紙革命」的聲音。2022年12月5日,專家指稱「白紙革命」的抗議主體為「躺平」世代,[11] 在無法解決中國社會根本性結構問題下,中國「躺平」世代可能依然採取消極的處世之道。[12] 對此,中國內部出現家長對孩子可能染疫的憂慮,直呼不想與「白紙革命」一起「躺平」。[13]

12月7日,中共官員在會議上強調「優化防控措施」是「因事因時優化調整措施,不是弱化,更不是『躺平』」,[14] 明示與「白紙革命」劃清界線。值得注意的是,「優化防控措施」涉及中國社會不同的群體利益,有報導指出,中國的公務員或退休階級,基於穩定的生活型態,較支持中共嚴格的防控措施;學生群體等年輕世代則傾向反對防控政策,[15]中共將可能藉此社會矛盾進一步宣傳操作。

鬆緊之間強化統治權威


中共透過科技監控和輿情分析識別「次要敵人」與「主要敵人」之後,中共或將連結前述的「反反聲音」,打擊「白紙革命」的抗議群體。此符合中共的統戰邏輯,而學生群體將可能是中共鎖定的攻擊對象。早在11月24日,中共網信辦透過監測系統指出「上海出現惡性政治口號,高校學生政治性聚集明顯」;12月1日,習近平會見歐洲理事會主席時,對於「白紙革命」的解釋,凸顯「大學裡的學生或年輕人」對疫情的沮喪,這為中共下一步的宣傳操作鳴槍。

預料中共內宣機制可能的操作方向,將不會以「動態清零」之名,但仍行「動態清零」之實。中共未來雖會加強宣傳放寬防疫的新管理措施,不明白地去講「動態清零」,但就中國的現實條件而言,突然的鬆綁將可能引發醫療體制的崩潰並危害中共的執政利益,因此,推測鬆綁的程度將是有限的,遑論與病毒共存。中共的內宣策略預料將會沿此發展和設計,並在穩定和拉攏民意後,凸顯特定抗議對象的「違法」與「不文明」,進而啟動宣傳系統打擊「白紙革命」等反對勢力。

行動版選單開關